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凡受】脑洞年抛机2

蛋糕店学徒Play,新输入法希望打字不要那么痛苦了啦。

今天蛋糕店人不多,只有那个小学徒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擦拭着桌子,王琴楚怀疑这个蛋糕店老板根本没有好好经营的意思,三天两头不见人,这附近本来住的人就少,人们宁愿去临近的大城市去买好吃的。
这里的蛋糕店,对面是生锈的废工厂,混合着蓝色锈迹的绿色厂房总让人想起上个世纪90年代才有的规制来。这个地方是被B市人遗忘的旧故事。而整个B市,也是被别人遗忘的小城市。因为隔壁C市已经是国际大都市,甚至小亦凡骑着他的小电驴跑不到五十公里就能到隔壁的大城市,有漂亮的花裙子,有露着大腿的女孩子,有漂亮的蛋糕店。
连常来店里敲诈的小混混都不住这里,他们跟小亦凡混熟了,拿着别人发来的破传单敲敲亦凡的额头“傻子,没人在这里了,大家眼睛都望隔壁看,以后这里就没人。”
亦凡一天天看着周围的人越搬越少,他听别人说这里要规划成工业区了,以后会有大片的厂房了。那个人问他,我带你去好不好。
亦凡咬着下唇,摇了摇头。
他并不是小傻子,只是不会说话而已。之前会说的,后来他一个人晚上走在回家路上,没想到卷进了一场是非,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子弹擦着脖子过去了。
王秦楚手下的人清理完一切,望着已经昏过去的人说,问他,老大,要不要做掉他?
王秦楚扳过他的脸,发现这人长得俊秀好看,他心里那点颜控病发作,说给他送医院吧。
这一送缘分变长了,手下人看有几分明白他的意思,时不时跑来问他要怎么处理。王秦楚不胜其烦,说随便给他安排个什么地儿,饿不死就行。
他觉得自己救了个累赘,没爹没娘不说,现在还哑巴了。
小哑巴于是就不上学了,他在本子上的字歪歪扭扭的,不喜欢上学。王秦楚摸了摸他脑袋,想,要不是手腕受了伤,本来字应该挺好看的。
那时候B市并不落魄,人们也都活得挺有精气神。王秦楚他们帮派里的一个老人说退休,找了个地面开了个蛋糕店,王秦楚之前就同他关系好,所以叫吴亦凡去他店里。
老头子本就不图钱,加上王秦楚的人情,因此也就多几分照顾,平时也让他跟着师傅学一点。
亦凡虽然是个哑巴,但却有点天分,学东西又用心,很快就能上手了。
只是他长得好看,又不会说话,女顾客问起来想半天只会用手比划,大眼睛水蒙蒙的,因此招到了不少心疼,反而成了店里的活招牌。
偶尔也做蛋糕,第一次做的蛋糕就给了王秦楚,糖分放少了,顶上装饰的抹茶苦巴巴的,王秦楚违心夸了好吃,问他,这蛋糕叫什么名字,亦凡眼睛亮闪闪的,给他在纸上写下:奥拉情人梦。
王秦楚揉揉他的脑袋,拿起手里的勺子喂给他一点点流淌的巧克力,小孩儿吃得急,嘴角上沾着都不自知,笑得一派天真。
王秦楚想,可能留下他是个正确的选择。
他给亦凡找了房子,小小的一间,家具倒是齐全,厨房稍微大点,可以放下烤箱跟大大小小的工具。
亦凡虽然是个拘谨的小孩子,却忍不住高兴地扑到了他身上。
王秦楚开始有点那种意思,他讲不清是哪点。虽然觉得亦凡对他没有什么性上的吸引力,但这么好看的人,他带回来了就是他的,总觉得不吃到嘴里算是委屈了自己。
那时候亦凡差两个月十八岁,双手紧紧抓着王秦楚肋骨处的衣料,攥得紧紧的,王秦楚亲着亲着就让他五迷三道,手也松开了,眼睛里沁出大颗泪滴来,从睫毛上跌落下来,顺着眼角流到床单上。
王秦楚就问他“疼不疼?”
亦凡摇摇头,双手抱住他的脖子。
王秦楚便继续,可是他哭得更厉害,不知道是痛还是爽0,却常常以恩人姿态自居。看到人落泪便觉得厌烦,心里那点残存的良知沉渣泛起,扰得他不得安生。
因此后来也就只尝尝蛋糕,再避着店长偷几个吻,看亦凡眼神羞涩一脸欣喜,他捏捏他的脸蛋,端了蛋糕,好好尝一份奥卡情人梦。
这不算亦凡做得好的蛋糕,实则也不难,但因放了抹茶又有了巧克力,那点苦味若有若无,配着深红丝绒的底色,虽然好看,但却并不受欢迎。
王秦楚习惯了这份蛋糕,因此每次他发了信息说要来,亦凡总要自己雀跃着给他做个蛋糕。
五叔对他这些怪癖习惯并不干涉,只告诫他莫要沉溺太久。果然便有人摸准了他的行踪,给了他一枪,那人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因为要杀王秦楚分外兴奋,一枪打偏了,子弹穿过玻璃透了丝绒蛋糕,带出一片血色的雾来。后来手下人将人弄来时,王秦楚特意捂了亦凡的眼睛亲手剜了另一人的眼睛,将人折磨了一番才给了他一枪。
小哑巴捂着耳朵靠在他怀里,眼睫毛像抖动翅膀的蝴蝶。那时候王秦楚甚至想就这么捏死这只蝴蝶。
过了六年,后来蛋糕店人越来越少,王秦楚来蛋糕店的依然如故。
只是他再没在这里杀过人,他偶尔会和亦凡分享同一个奥卡情人梦,血红的底色,浅浅一点抹茶和一点巧克力。
有时候吃起来有点苦,有时候会太甜。有时候不甜也不苦的时候,红丝绒的形状便也有点毛糙。
吃完蛋糕,王秦楚捏捏亦凡的脸,告诉他要早点回家。亦凡眨眨眼睛,冲他甜甜的笑,他的婴儿肥渐渐褪去,显露出更加艳丽的轮廓来,不笑的时候又冷又凌厉。王秦楚甚至不相信这是个蛋糕店学徒,他经常为此困惑。
实在想不通的时候便将人带回家,大白天拉上窗帘,看着亦凡正在裱花,便将人抱上操作台,奶油涂了一身,搞得亦凡又哭出来,他哭得时候仍然和以前一样,大颗的泪珠砸下来,王秦楚替他舔干净,然后就享受小动物一样的啃吻。
他心里想,亦凡一定爱惨他了。要不然每次为什么明明说不出话来,喉咙里的呻  吟想仿佛要被他干死一样。
但今天是不同的,今天是故事的终点。
王秦楚带着礼物,想着五叔的嘱托。
他说自己年轻时不懂事,对不起一个人,如今发现那人的孩子还活着。怕是消息传出去就要没命。
五叔抓着王秦楚的手说,阿楚,我只求你一件事,你要夺位也好要怎样也罢,饶他一条性命。
王秦楚笑,B市就要拆了,C
市那边各家虎视眈眈,你叫我去处理这种事。
王秦楚眼里带笑,说,我肯定会杀了他,多谢您养育我二十多年,这是恩情,我得报偿。
有一点事出乎意料,五叔的儿子便叫做亦凡。是,五,吴,所以自己养了多年的那个小哑巴,该叫做吴亦凡才对。
王秦楚想,是将他骗回家里,下一点毒药,还是在他回家路上,伪装成车祸的样子呢?
最终,他拎了礼物,红丝绒的盒子,巧克力的缎带。
吴亦凡给他送上一份奥拉情人梦,和往常并无不同。但王秦楚吃起来,并没有苦,也没有太甜,形状也漂亮,吴亦凡冲他笑着。
等着他拿出那把礼物盒子的枪,王秦楚抵在他脑侧,又捂住他的眼睛,不想让他看见那鲜红的颜色。
吴亦凡甚至都没说什么,睫毛抖着,泪水浸湿了王秦楚的半个手掌,哭得整个人都抖,睫毛缠成一团了。
王秦楚狠了几次心,最终败下阵来。
早在第一次看他哭的时候,王秦楚就该教会他不要哭的,现在作茧自缚下不了手怪谁呢?

END

后续就是黑道少主养成记了,大家自行脑补。


评论(8)
热度(64)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