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脑洞年抛机】1

那个瑞雪兆丰年肯定是要更的,但是因为一次要更五千字工程量太大所以就先放个脑洞。最近好想写文呀可惜一直忙,然后反思了一下,觉得我的大多数文都特别极其非常OOC,希望大家不要和现实产生任何联系才好,不代表真实人物性格,也不代表我对真实人物性格的认知。

还有就是,一般这种说了是脑洞文的意思就是,是个脑洞,百分九十七的可能性不会有下文的。这篇就是想堆萌点哎嘿嘿

 

 

吴亦凡打人的时候总是干脆利落,当年王秦楚拦着他不许他学这些东西。可王秦楚的老子不是东西,他看中了这幼崽小豹子一样的眼神,吩咐人带下去好生训练着。

两周之后王大少爷回来就跟他爹干上了“我的人,你凭什么教他”。他捏着小孩儿手心里的裂口,又心疼又生气。

小孩儿抓着他的手腕眨巴眨巴眼睛“哥哥没事,我也喜欢的。”

王先生向来乐于看到自家儿子一切吃瘪场面。他并非那种严厉家长,早年间忙于事业,分外觉得对儿子不起,因此和王秦楚说话时总带着一点看不出的小心。王秦楚惯会顺杆爬,将这一毫厘内疚发挥了一百分,久而久之趾高气扬,在他父亲面前也没多少礼貌。两人吵架时,底下人眼观鼻鼻观心,等他们吵完了再上去顺毛“少爷他还小,不懂事”。然后事事按照不懂事的少爷所说的做了安排。

是以外面的人都知道,这王氏集团怕是不久就要交给少爷打理了。

王秦楚不知道这话,消息甚嚣尘上他正约了狐朋狗友在地球的不知道哪一端滑雪。然而他一向在此道并不擅长,因此接起电话来火气很大“谁?”

那面声音有点清清冷冷,说起话来黏黏糊糊“哥哥,是我。”好似刚没睡醒一样。

王秦楚示意旁边人将音乐关掉,声音里还冒着冷气“现在几点了?你是不是又这么晚看书了?别把身体整坏了。”

那边又金属碰撞的声音,小孩儿把牛奶倒进杯子里“嗯,我就是晚上睡不着了才醒来的,我没有晚睡。”

冲着那声“嗯”里带着的鼻音,王秦楚便知道他并没有说谎。何况吴亦凡并不屑在他面前撒谎,他事无不可对人言,至于王秦楚是否接受、会否愿意,能否开心,那并不是他所在意的。

小学时候吴亦凡和人打架破了点皮,王秦楚叫叫嚷嚷要找人算账。正巧赶上王先生难得回家,笑呵呵抿了一口明前茶“天道好轮回,你欠老子的,总有人还给你。”

吴亦凡那时候一双眼珠黑白分明,转来转去盯着王先生,似乎想要知道这个人到底对他是敌是友,是不是讨厌他,自己需不需要讨好他。

王秦楚捏了他手腕“走了,走了,别听老头子瞎叨叨。”

说回吴亦凡打人这事情,实际上还是怪王秦楚最近太忙。王家的产业虽然已经漂白了七七八八,但总有那么一点软肋吊着,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王先生当年如何杀伐决断,如今对着手底下这密密麻麻的情报网,心想着要斩断实在可惜。

王秦楚说了多次要帮他断了念想,王先生总含糊说,再等等。

这一等,不知道多少年前的老仇家就钻了空子,一点点蚕食着了一大片。

王秦楚唠叨他老子半天,最终是下了决心要断尾自保。却没想到临头遇上个硬茬子不要命的,拿着刀就冲了上来。

吴亦凡本来跟在一旁,嘴里还咬着盒牛奶,结果偏被他眼尖看到了。空手夺白刃不说,他一只手将那人胳膊卸了,又将人踹在地上狠踏了几脚。

王秦楚眼看着人要死在当场,连忙把自家孩子拦了下来。这小兔崽子怕是急坏了心智,用的全是不要命的动作。

然而开头夺刀那动作,怎么看都像是受过训练的。

王先生后头出来,指挥手下将人处理了。看王秦楚瞪他,猜到自己又惹到儿子了,连忙喊了司机,说是下午在东城有个会要开。

吴亦凡在人背后乖乖垂首,双手背在身后,也不抬头看人,只看见睫毛在白瓷一般的皮肤上投下阴影来,看着怎么也是个温雅懂事的学生会长。

王秦楚恨恨不已,想要骂人几句却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怪他自己这几年玩儿得太疯,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小孩儿有了自己想法。又怪他千防万防不知家贼难防,竟然被自己亲爹摆了一道。

吴亦凡负隅顽抗,拒不交代。他虽然不像小时候那样惧怕王秦楚的父亲,却总是下意识对那人多一点道德感,说了不能往外说就不能往外说,其他人他当然对王秦楚知无不言。

王秦楚自然调查得到,王先生这几年偷偷摸摸给吴亦凡教了多少东西,这样说来,偶尔自己打了电话回去,国内已是半夜,那时候他以为吴亦凡是课业繁忙,虽然心里奇怪也就并不多想。

吴亦凡倔,就低着头不看他,他现在已经长到跟王秦楚一般高,却总是下意识弯着腰。王秦楚最终在他脑袋上点了下“你呀。”

吴亦凡抿嘴笑了一下,眼睛亮亮的。王秦楚知道他最会装乖卖萌,却也不忍心说他什么。于是又寻了个机会跟老王大吵一架,然后借机将老王找给吴亦凡的那些人轰走了。

轰走了不算,他还得指给人看“老王有病,可着我家孩子折磨。”

听他说话的人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陪着笑。

吴亦凡跟只小黑猫一样悄悄立在他身后,吃完了手里的蛋糕,舔舔手指上沾的渣。斜眼看了一眼晃了神盯着他看的手下。他拽拽王秦楚“哥,回家了。”

他喊王秦楚叫哥,可是王秦楚对他就随意的多了,小孩儿是最经常的叫法,王秦楚一把京腔带着儿化音特别好听,吴亦凡努力学过一阵儿,但他尾音拖得长,音色又冷,反而听起来特别软。

当然有时候也会喊过其他称号,但有些不足为外人道。譬如哪天王秦楚和人玩儿疯了,领口露出大片痕迹时,他都告诉人家是被猫抓的,听得人知道王少爷花名在外,也就一笑置之。

可是吴亦凡不,他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当晚又掐又咬。问你是不是有别的猫了。

王秦楚一边乐在其中一边苦恼,女朋友太粘人该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END

评论(13)
热度(75)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