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新凡衍生]囿5

5

蓄谋已久的一章,逻辑死。

 

两人本就睡得晚,第二天早上起来皇帝仗着出门在外便赖床不起,林更新给了人许多甜头才把人从床上弄起来。

刚进了宫,老谷就来寻他,面色凝重,说是越国公有事相商。林更新倒没太惊讶,皇帝年龄逐渐长大,朝中虽然有人看出了太后的意图,但总有些死心眼的人不信邪,奏请皇帝亲政的折子上了不少,更有人暗地了指责当今太后要学武氏妖后。然而折子被右相留中不发,没惹出什么大事来。

只是今日早朝,却有礼部的一名小吏奏请,说是下月初皇帝诞日,礼部尚书丁忧礼部侍郎病重,问该如何准备。便另有文渊阁的学士出来说,皇帝尚未亲政,礼仪轻重难以衡量。又有兵部的官员说,先皇十四岁便亲政,此事大可凭皇上自己做主。此话一出当真如点燃了炮仗一般,满朝文武争吵个不休,话里话外都说的是亲政事宜。最后是右相告罪说年老腿伤发作,需先行告退,这才熄了火。

赵青文又说,倒是太后沉得住气,不曾说话。

林更新思忖着越国公会如何应付。林府这几年多方游走,与朝中皇帝一党也多通了声气。但若任凭人们议论下去,时机未成熟,只怕对皇帝不利。

他心里两难,到了越国公的书房。只见越国公默然递给他一封信。字迹拙朴,林更新这次认出来了,正是他的叔叔林臣。

林更新从兖州回来之后,从未与这个叔叔有过书信往来。如今定然是有大事,林更新心中十分不祥。

这信是写给越国公的,但话却是说给林更新的。林臣说,自幼愚笨,身份低微,本无大志。只盼在军营中报效国家,光耀林家。无奈六年前千影军因救援来迟被屠戮殆尽,自此日日便为此事忧心。

又道,自己一不该阻止侄儿报仇,二不该与赵青文一起将侄儿拉入朝局之中,三不该今日私自做主了结此事。又道,赵付尧之事,连累林家需掩藏锋芒。往日恩怨,还请看在年少情谊上,请侄儿多谅解。

林更新读到得心如刀绞,看向自己的父亲。越国公叹气,说七天之后,此事将传至京城,你劝皇上多做准备。又嘱托道,你切记住,林臣因私怨而与同僚斗气,致人死亡,畏罪自杀。

林更新行了一礼,没来得及拜见母亲便回了宫。一路上脑子里全都是那个可怕的梦境。

七年前,林更新所在的兖州大军与西梁大军遭遇,僵持了许久,因天气快要入冬,粮草不足,因此主帅刘雁之决定速战速决,西路前锋插入,中路与西梁骑兵正面遭遇。这最重要的却是后路的千影军,负责深入西梁腹地焚烧林草。

千影军向来装备精良、行动敏捷,乃是越国公年轻时亲自组建的一队精锐,完成任务自然不在话下,只是撤回路上,却与西梁败退的大军在无水河边不期而遇。千影军奋力拼杀,终于还是被重重围困,要想突出重围,非得求援不可。其中副统领林更新武功最高,赔上数十人才突出重围,但回了主账,才发现刘雁之陷入苦战,几路兵马动弹不得。

刘雁之无奈,只拿了令牌,命林更新前往青州求援。

兖州离青州本就不远,林更新不过半日便到了青州,将千影军被围困的事情告诉了赵付尧。青州刺史赵付尧倒也没说什么,答应得痛快,只说事情紧急,需点卯备战,傍晚便可出兵。

林更新得了许诺,便快马加鞭回程,中途却与刘雁之派来的人相遇,说是中路有难,叫他赶回支援。

三日之后,林更新在西梁军中九死一生,而千影军于无水河全军覆没,遭遇的西梁军队也几乎被拼杀殆尽。

林更新后来领人前去收敛伤患,只见整个无水河几乎为血迹染红,又因天气骤然冷,百来个伤重的士兵未来得及救治,未及合眼,便冻死在那里。

赵付尧辩称中途迷路无法寻找,因此才贻误军机,但因他因平时素有文采,与朝中文官交好,因此朝中多人求情。只是连降数级,成了百夫长。而刘雁之,因为部署不力,也被皇帝下旨申斥一番。

此一战后,虽然西梁人再不敢随意侵扰,然而大胤军损伤甚多,尤其千影军本来精锐之军,但最后只存活了留守的三十人外加一个林更新。刘雁之深为痛悔,又加上此后军中朝堂颇不得志,一年之后便告老还乡客死路途。

第二年春天,刘雁之死后尚未一个月,皇帝驾崩,国丧之后,赵付尧却被派到了兖州前线,任朝中钦差,兼顾兖州防务,竟比林更新还高了一级。

林更新知道赵付尧功夫不错,且多谋略,想要杀他本就很难,因此他筹谋得十分详细,待要动手时,但却被自己的叔父林臣告知了越国公。越国公向太后请旨,说是自己年老体衰,想要幼子回来身边尽孝,太后自然答应,并许给他许多荣誉。

“此后,你便都知道了。”林更新捏捏皇帝的脸颊。讲出来这一切,好像是心里的一个大石头也终于落了地。小皇帝把头往他附近靠了靠,欲言又止。

林更新摸摸他的头“不必安慰我,好在我现在有你了。”小皇帝点点头,又说“另一位林将军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朕对吗?”林更新叹气“不光如此。他和我年龄相仿,本为庶出,从小我闯祸都是他替我受罚,如今连累他为我丢了性命。”

皇帝眨眨眼“还有一层。赵付尧乃是太后看中的人,如果将来兵戎相见,太后仰仗的便是他和赵家了。否则林将军为何要在此时行动?”

林更新惊讶,他竟不知道皇帝了解得这么多,说道“这么说来,他要追杀的便是当时因弹劾太之父安平伯而被流放的孙御史一家了?”

皇帝有些犹疑道“孙御史家人因青州时疫而死,想来也是这个原因了?”

林更新点头“只怕旧案难免要翻起,朝中也要不太平了。”


评论(6)
热度(30)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