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新凡衍生]囿4

4,

o☆(o゜▽゜)o☆都没人和我聊天了吗,卖萌有用么,本章过渡,觉得感情线好淡哦。

 

这日天光晴好,赵大学士正将基本旧书拿出来晒了,林更新随手一翻,上面随手的批注颇有见地,点拙朴,倒不像是赵青文这人心思玲珑的人,前些日子过得很不爽利,听赵青文念弹劾他的折子耳朵都起了茧,然而到底没人能改了太后的主意。如此一来,林更新和朝中大臣隔了一层藩篱。

倒是为他做得好打算!林更新只在心中冷笑,面上却依旧如故。

却有个好消息,太后便在右相斡旋下准了经筵之席,此事太后干预不得,故而才久久拖着。但群情激奋,又是祖宗留下的规矩,太后饶是再以心疼皇帝为托词,也只好准了,此事又拖了个把月。那日皇帝随了內侍去往前殿,林更新粗略一算,自己进宫已有一年时间。

然而太后虽然不得已下了旨,对经筵讲述的内容盯得很紧,明里暗里许多眼睛。右相安排妥当,只学些圣人之言,文史掌故,至于先贤所言的为君驭臣之道及本朝故事,竟也半个字不提。如此一来,春秋流转,几年过去,怕也没多大进益。

皇帝又是个疏狂的性子,每日家回来了便同林更新一起练武,尤喜骑射,宫中多有不便,便常常随了林将军去京城西郊是皇家的一处庄子里。林更新和越国公商量后,专门挑了隐秘人手负责路上护卫。这小皇帝倒是张扬恣肆,全然是个开阔明朗的性子,不像深宫里长出来的人,免不了要替他多操些心。

林更新醒来时候只觉得好似泰山压顶颇不舒服,他以为自己又被那梦靥住了,却不似往日那般令人几乎无法呼吸,挣扎了几次终于睁开眼,只看见皇帝的脸再他面前晃悠,砸吧着嘴一脸回味。林更新脸倏地通红,这人刚又做了什么。

皇帝偷腥的猫一般笑着看他。此时距离林更新进宫伴驾已有六年时间,当初一脸温软的小皇帝却长成了活泼少年的样子,十五岁的少年人身量袖长,模样也俊俏,一张白嫩小脸衬着一双黑瞳,看人的时候眼波流转,说不清的聪明透亮。只是朝臣都暗里议论,只怕有些轻浮,不够稳重,不是个能够守成的君主。

林更新此时眯着眼,脸上便有些生气的神色。纵然被赵青文提醒了多次,林更新也做不到在君上面前要举止稳重。经常甩脸色给皇帝看,皇帝脾性也怪,见他面色不好,便敛了笑容,装出可怜神色来撒娇卖软,他自幼习惯在林更新面前如此这般。

这群臣相处赵青文看来自然不正常,但他却未曾敢想过每日在这庄子里两人做些什么。

皇帝见林更新还在生气,就自顾自说话“老师借来的书我都看完了。刚才差人去街上买了些小玩意儿,也算是通晓民间疾苦了吧。”

林更新打眼看,他买的不过是糖果蜜饯之类的吃食,或是一些民间孩童的玩意儿。其中一只纸鸢颜色鲜亮明镜,正是适合这时节放的。林更新拿在手里试了试,便说,轻薄有余,根骨不正,我替你重做一个吧。

这话倒像是在暗讽,皇帝却假装听不出来,只拍了手叫林将军快些动作。林更新依着他拉了自己的手往出走,笑盈盈地替皇帝制作小玩意儿。

到了傍晚,风筝也收了,本是该回宫了,不巧天公不作美,一场大雨淋了下来。太后派来传旨的小太监冻得直打哆嗦,说是初春天气未回暖,路滑途远,便就此歇息一晚,又加派人手保护皇帝。

小皇帝嘲弄一笑,扫林更新一眼。林更新会意,将他布置的暗卫尽数撤了。

然而庄子里的主屋倒是没有几个不长眼的敢进来刺探写神什么。两人并不避讳,林更新将人拉在手里,细细替皇帝摩挲着手腕上弓弦勒出的红痕。

他幼时练武,纵然有人替他领罚,然而因为性情顽劣终于是吃了不少苦头,几年前带兵也是个不怒自威的样子。到了皇帝身上,却越过了臣子的进忠心思,恨不得百般呵护,将人捧在心尖上才行。

这半年以来,自己的所作所为,岂止是佞臣,简直可以算犯上作乱了。但皇帝不在意,他揽了林将军的脖子,整个身体都贴上去,温热却不柔软,但带着一股宫里药草的香气,似又混了一点沉醉酒气,只熏得人醒不过来。

每回林更新动作大了一些,皇帝就有些受不住,抱着他撒娇,林更新听他气都喘不匀,声音里带着点甜腻,心里一迷,又在白嫩的后脖颈上咬了一口,手也越发不规矩起来,揉弄得小皇帝皱了眉头在他怀中呻吟。

一会儿云收雨歇,皇帝就笑他“林将军一派正经,晚上倒是胡来。”林更新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腰“凡儿倒是晚上羞得很,白天壮了胆敢胡来。”他私下里的称呼随心所欲,完全没了那分恭敬。

小坏蛋舔舔嘴“白日里将军也不能怎样?”意有所指。林更新捏了捏他的鼻尖,又嘱托道“白日人多眼杂,岂可胡来。近来朝中事多,你可要仔细点,别叫人看出了端倪。”

小皇帝拉着他亲了一口,脸上神情倒是颇有点愁容,拉着他的手指一点点算账,如今米贱钱贵,官吏又多贪墨。去年冬天未曾有瑞雪,今年若收成不好,怕是有不少人挨饿。

他这点算计担心,全然不似一个皇帝在学习政务,倒像是家里的主事儿,在替全家的老小谋食。林更新抚平了他皱着的眉头,安抚地亲了一下他“睡吧。”

林更新想起他的凡儿神采飞扬地跟赵青文讨论国家大事,兴致勃勃地畅言,若以权术驾驭臣下固然有效。然而若自身能做表率,天下臣民自然顺服。满是稚气的脸庞那点婴孩神色尚未褪尽,眼中的光彩却动人耀眼。

如今他的凡儿睡在他旁边,甜香一梦无知无觉,白天便要装另一副样子。是他的皇帝,也是他心里喜欢的人,不管是什么,他都替这人守好了,谁也拿不走。


评论(11)
热度(54)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