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新凡衍生]囿3

对于此文走向越来越诡异毫无控制力,很烦躁→_→

林更新于慌乱中险些忽略了一个事实,这份谕旨,竟然是以皇帝的名义下发的。纵然臣僚们有人清楚这不过是太后的手笔。然后难保有人不会怀疑:太后如此做,究竟是为了嘉许臣下,还是因为皇帝顽劣,对随侍之人封赏无度?

若真是有功之臣倒也值得商榷,只是林更新,当日兖州战事方歇,自请回朝,究竟是贪生怕死或只为功名利禄。即便如此,一个武将,竟然逾越文武之分位列文臣之属,莫非我等十年寒窗苦读,竟不如武人蹴鞠之功,如此行径,与阉人何异?

一时间,朝中有关经筵之议销声匿迹,奏折一封封递上来,却都是奏请皇帝收回成命,莫要因私废公。皇帝虽然尚未亲政,却也被赵青文将朝中故事演说一通。他委屈得紧“朕并非要林将军做什么大学士,林将军只需要……只需要……”

需要什么,他却说不出话来。而一旁的赵青文似笑非笑“陛下,只要您心里有了偏向,自然有人揣测您的心意,林将军这官儿嘛,怕是不要做也不行的了”。即便是因为两人相熟才随意玩笑,但林更新心里也是不快,他可不想再陛下心里是个佞臣的形象。

只不过,连越国公都上书说自己的儿子“柔媚上意,德行有亏”,不堪如此封赏。

林更新此时分辩不得,他人生二十多年沙场纵横,纵然心里比别人多几份思虑,但到底战场里养成的性子,何曾想文臣的言辞几可以杀人。

皇帝在一旁仔细观察他,小心翼翼又颇似委屈。

从皇帝的寝宫到太后处理政事的养生殿距离有些远,只不过似乎今天没人注意到林更新,他几乎为这种刻意避嫌感到好笑。走到花园之中,却有人喊他“林将军留步。”

林更新认出,这便是早他半个月进宫的沈越,这半年来被传得神乎其神的近卫军统领沈越。

林更新曾与他交谈过几次,不过是皇帝又丢了皇帝又找到了,以及皇帝究竟在做什么之类事情。像现在这样特意前来询问的倒是未曾见过。林更新看他一派少年心性,意气风发,此种时候来同自己闲谈,便忍不住多聊了几句。

太后仍如往常一般温和,抿了口茶便笑道“皇帝对林将军倒是依赖的紧,哀家看着很是喜欢。”林更新只能谦虚道“为皇帝尽忠本是微臣分内之事。”

太后又说“封赏之事,卿不必在意。皇上敬重你,哀家自然回护你。”半句不提朝中喧嚣。

林更新自然知道,要求太后收回成命已是无法可想之事在,只能跪下谢恩,只说太后恩典永世难忘之类。

太后只叫人给他看座,又似不经意说“我大胤朝开国至今,像林将军这般文武双全的奇才难得一见,日后哀家还要多仰仗卿。”

林更新抬头,正对上太后似笑非笑的眼神,心中悚然,莫非此刻便要分出个你我了?

只听太后又道“人心易变啊,卿可不要忘了今日的言辞。”

林更新无奈,只得指天发誓,誓死效忠。

回到住处他便歇息了片刻,再醒来已近黄昏时分,皇帝宫中的小宫女着急跑来,还没行礼便哭倒在地“林将军,请您快去看看皇上吧。”

林更新衣裳未来得及换便出了门,皇帝宫中离他住处不远,但他心里着急,梦中片段不断闪回,整个人昏昏沉沉跑到皇帝宫中,袜子都是反的。

寝宫里宫女內侍跪了一地,太医院也来了几个人,其中德高望重的陆太医正在替皇上诊脉,林更新隔着几步望去,皇帝此刻面白如纸,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此刻看见林更新来了却冲他笑起来“林将军。”眼神中全是信任。

林更新心中定了不少,勉强笑道“皇上该多休息才是。”虽然这样说着,却是来到了皇帝床前,陆太医语调平缓“陛下身体并无大碍,只是一时受了惊吓,微臣已开了调理的方子。”

皇上的手抓着林更新胸前的衣物,林更新只能凑近一些,小皇帝脑袋埋在他脖颈处,细声细语撒娇“太苦了,不要吃。”

林更新哑然失笑,难道他要辅佐的竟然是一个连苦药都害怕的小孩子?却仍然叫太医换了个温和的方子,又嘱咐小厨房备几个清甜的小粥,好侍候陛下用药。

林更新待要去换一顶床帐,又被小皇帝拽了衣角“林将军不要走。”

林更新摸摸他的脑袋“臣会陪着陛下。”內侍宫女们看到林将军在,也都按照惯例,依次退下。

皇帝却一定要让林更新陪着他一起躺下,自己软软地缩成一团窝在林更新胸前“林将军,朕不是胆怯。朕只是……做了噩梦。”

林将军不由哑然,分明是撒娇而已,摸在手中身体又热又烫,只问道“什么梦。”

皇帝的声音有些发飘“梦见好多人来杀我,好多好多血,好多。奶娘……阿粱,还有好多好多人……娘也不见了,好多血……后来……后来。”

林更新纠正他“你该喊贤妃娘娘为母妃。”皇帝点点头,靠得更紧了一些。林更新握着他的手掌,阻止他握紧手心“后来呢?”

小皇帝的声音飘忽不定“后来……后来好多血,后来我就醒啦。”

林更新拍拍他的肩膀“闭上眼,睡吧。”

他自己也闭上了眼,眼前是大片晕开的血色,被染红的河滩,泛着暗色的河水,甚至连天色都是红的,天地间静谧肃杀,一点雪花洋洋洒洒飘落,盖住了他的梦境。

评论(2)
热度(50)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