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闷三儿X谭小飞]春风十度

依旧只跟名字相关的衍生,私设闷三儿姓张了,其实就是rps了吧,科科。OOC而且三观相当不正,谨慎入。

 

 

谭小飞曲起手指敲门时,原先积攒的那十二分勇气便没了踪影。他打小的少爷脾气不算小,然而被最近两个月的事情折磨的没了半分锐气,若是从前家里势力没倒的时候,少不了要踹门的,然而现在领结端正的服务员抬着眼睛说“请稍等。”谭小飞听出来那语气里冰一样的温度,少不了要在心里铸个暖炉等到捂化了,然后捧上一颗心等人践踏,等踩到稀碎尊严扫地,他才能想想能不能找到点残食吃。

以前的他当然是不愿意的, 谭小飞小心地用脚把门前的那块毯子拨正了又拨回去,借来的西服有点紧,他之前的衣柜里从来没放过这类衣服,自然不知道什么叫做服装礼节,身高腿长穿什么都好看,别扭也只是他自己觉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才有人叫他进去,这会儿谭小飞才真的觉得紧张起来。他脑内一遍一遍想怎么跟被自己泼了一瓶酒的人道歉,脑海里一闪过父亲的脸,又觉得有了那么一点底气。

他闭了一下眼睛,一睁开就被大片刺眼的灯光晃了眼,即便对于装修没什么品味的谭小飞心里也要暗暗骂一声:浮夸。其实屋子本身不过是些普通的墙面和几件造型还不错的家具,只是大片的金色陪着刺目的灯光让人觉得很不适应。而在躺椅上闭目养神的张三爷就让小飞觉得有点恍惚了。依旧是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连每一根小胡子都被修建得整整齐齐,那气势君子端方一样,好像两个月前对谭小飞动手动脚的不是他一样。

小飞咽了一下口水,语气里都打着颤“三爷”。他把事情看得简单了,能为了一点半点小事把他的整个世界都摧毁的人,又怎么会为了这么一点示弱就轻易地饶了他,像三爷这种恶趣味的人,务必要拔了小野猫的指甲再把它圈在怀里的。只是小飞想不到这一层,他心里只有恐惧和不耐烦,他叫了一声无人回应,就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等人醒来,又好奇一样地四处打量着,眼睛滴溜溜转过来转过去。

三爷饶有兴味的半眯了眼看他,嫩豆腐的每一点动作都一样的青涩小年轻,咬在口里未必好吃,好在不坏牙口,从小养的精细,每一点动作都称得上贵气,偶尔笑起来还带着点不自知的纯真娇憨,美人到底是不一样的。三爷当时端着酒杯捏了人家的屁股,起的却是残杀生灵的心思。他七八岁的时候玩儿一只小鸡崽儿,玩腻了就直接捏死了,被骂了也还是觉得有意思。眼下谭小飞就是那种捏在他手里的小鸡崽儿,他心里有一点兴奋,也终于忍不住,沉了声音说道“来啦?”

谭小飞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人声音真好听,他有些心虚的答应了一声就盯着这位张先生看,并没有比别人多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三爷就看着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盯着他,有点畏惧却还没学会半点规矩,像是害怕却有点傻兮兮的勇气。三爷觉得真有意思,他年轻时候砍过人,可没见过一个猎物是这表情。

他冲小飞招手,你过来。等小飞过来,他捏着小飞的脖子让他自己低了头。小飞有点不开心的翘起了嘴角,他低头只看得见张先生脚上那一双锃亮的皮鞋,他记忆中这个人倒不是那么在乎外表的人。而三爷在小飞耳边吹了一口气,满意地看着那只莹白的耳朵连着半张脸都红透了,他看得出小飞的不自在,又加了一句“脱衣服”。

小飞原本乖顺地任他揉着脖子,却被他语气里的轻慢惹毛了。他本来就是大少爷脾气,尽管来之前做了心理建设最终却过补了自己那一关,他抬起身体想要挣脱,脑子里轰隆隆全是不管不顾的心思。

三爷似乎就等着他这样,他捏住小飞的脖子把人往桌子的方向按,小飞没防备脑袋咚地一声撞在了桌子上,疼的他头晕眼花眼泪都出来了,还没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张先生就靠近他,眼睛里是满满的戏谑“来之前不是都想好了,怎么又反悔了。”

小飞那点争强好胜的心如同三伏天被泼了冷水一般,刹那间凉了个通透。他并不信命,也不觉得这是他的命,可他的命是什么样,他看不见。

小飞被捏的难受,他声音很轻,可怜兮兮地承认错误“张先生,我错了。我听话。”

三爷笑了一下,只是听话怎么够呢。


评论(8)
热度(43)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