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老炮儿衍生][闷三儿X谭小飞]脑洞衍生

 

我这么懒的人当然是能脑洞绝不动手惹

 请轻点揍我

起先灯罩并未发现他三个有什么异常,两人隔几天喝点小酒。对着自吹自擂一番,无非是当年若没有兄弟你救我早死在叛军手下,你这孙子最近又惹出什么事儿了听说给六哥气的够呛。

但灯罩总是发现了那么一点,比如外面的小楼罗门闹闹哄哄的时候,三爷无论做什么也是要停了手看一眼的。灯罩看他哥有时候长吁短叹皱眉有时候一脸笑意,都忍不住想想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想来想去就想到了新进来的那个小兔崽子身上了。

倒不是灯罩多嫌弃这个人,只是那小子细皮嫩肉冷着一张脸,实在看着不是个好相与的,灯罩心里先看低了三分。护国军里的几个不是硬茬,怎么偏偏一个小后生被六爷高看一眼,上赶着送了衣服嘱咐一圈,还叫波儿跟着学着点儿。

那小子看着带刺,治军倒是有方,下面一尾巴小白毛捧他跟什么一样。灯罩儿再不忿,想想沅水谭氏也算是有名有望,人家千里投军过了这苦日子,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若有了三哥搭进来,这事儿可就另当别论了。谭小公子一身白甲银盔,又是百步穿杨的一枝神箭,可怜自家兄弟一头栽了进去,怕是要吃苦了。

其实灯罩儿也不算想错,可实际上倒不是那么回事。虽然谭小飞出兵打仗时冷面如霜,是个有威信的。唯独到了三爷这里,是只被养坏了的猫儿,没一点世家公子的正型不说,反倒有几分无赖行径。三爷遇上了这位,年轻时那点可人劲儿也全都回来了。

两人出门在外的时候,就常常借口奔袭日久,兵属辛劳,将领理当以身作则的扯淡理由住了一间大帐。三爷刚出门置办了军饷,这会儿正是累得浑身疲乏,哪知掀了帘子之后屋子里竟全然是黑的,想是这小兔崽子又睡着了,闷三儿心疼他,便也悄声解了盔甲衣物,谁知躺进被窝里却被一只手搭了上来,莹莹月光下,正是一张小脸冻得通红,龇着牙冲着他笑。三爷顿时心里一点软,小公子手都是凉的,虽说是行军打仗不怎么讲究,可这么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被北地苦寒折磨成这么个样子也是作孽,亏他还是笑着的。闷三儿心里软成一滩水,伸手去摸他的脸,还是嫩嫩滑滑的,竟不知道怎么长得一样。三爷沉声问道“冷不冷?”

那边谭小少爷本来冷得有点发蒙,被三爷一说更觉得浑身都冷,便忍不住往闷三儿这边挪了挪,嘴唇都紫了可还是笑模样儿地撒娇“冷死了。你怎么回来这么晚。”闷三儿听他声音都有点发抖,就把被子裹得更紧了一些。谁知道谭小少爷还不满意,索性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闷三儿被他勒得有点难受,起开了写,语带威胁地说“怎么,皮痒了?”

谭小少爷眼睛弯弯,双眸如水一般地嗯了一声,那意思不言而喻。闷三儿被他一声哼得头皮都要炸了,往常哪次不是磨磨蹭蹭,这会儿这么主动,倒叫他有些怀疑,但怀疑归怀疑,肉到了嘴边哪有不吃的道理。

虽然摸着哪儿都是冰冰凉凉,但三爷到底行伍出身,不时便脱了个干净。

这时候便听帐外一叠声地喊“不好了,将军出事了。”

 

 

本来只想温馨一不小心又开了车但又不想动手。

后续1:他们达成了生命的大河西。

后续2:外面有一只豹子他们开启了奇幻森林副本。

 

But以上都只存在于脑补中。

END


评论(3)
热度(30)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