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老炮儿][闷三儿X谭小飞]生辰关

有点儿喜欢这个设定于是就动手YY一下,99%没下文。



六爷起来的时候那只鹩哥还睡着,他拄着手杖绕着那笼子转了几圈,啾啾了几声,那畜生开始叽叽喳喳起来,六爷脸上有了点笑容。一人一鸟逗弄了挺久,薄薄的天光开始从院子里透进来,于是六爷知道,新的一天来了,而他的烦恼也来了。

鹩哥这鸟智商低,人走了两个月还惦记着,外面叫喊着卖报,卖报,宋教仁被刺杀啦。鹩哥跟着学,只学了一个杀啦杀啦,剩下的学不会,于是就开始老一样,波儿波儿。合起来就是波儿杀啦,波儿杀啦。

六爷气得都举起了拐杖,可又放了下来,绕是它跟一只不通人性的傻鸟怎么计较呢。他于是又想起来自己的波儿来,小混世魔王说了,现如今什么世道,新社会,跟他这老封建说不来。六爷气梗了心,也没让那小子回心转意,趁着夜就奔出了北京城,说是要去广州,去南京,去上海。

六爷放了狠话,说不要这儿子了。半个月后又让闷三儿和话匣子去找人,他拉不下脸,嘱咐闷三儿,见着面,先把他腿给打折了。闷三儿抽着洋烟不说话,话匣子手上拿着小洋镜子搽粉,冲他一笑“一准成,您说左腿绝不打右腿。保证您找灯罩他媳妇也接不上。”

六爷跺脚,一回身走人了。闷三儿冲里屋喊“弹球儿,给我找齐全东西。”

眼下两人都走了多半个月,还没点回来。六爷心里没底,饶是现在风云变幻,他这前朝遗民在北京城失了势,但护全这满窝崽儿也是不成问题。可中国这么大,大家都嚷嚷着要做现代人,于是南里来北里去,京城外的地界儿,他只能望洋兴叹。

弹球儿进门的时候差点撞破了大门“六爷,回来啦。”六爷腿有点软,口里却不疾不徐“慌什么,没点规矩。去,大堂候着。”

聚义厅,八宝桌虎皮椅一股山寨匪气。六爷想着先威吓一下自己那熊儿子,待到人被带回来气先消了一半,小兔崽子眼睛乌青,脸上伤痕不少,胳膊吊了一半。六爷气道“还知道回来。”又去问话匣子“哪儿找到的?”

回话的是闷三儿,他从身后拽出一个人了,那脸伤的和波儿没差,一脸不服气,一只胳膊吊着,六爷一看就知道是闷三的手笔,活生生被卸掉的。闷三儿把人往前推“这小土匪给扣的”。

六爷眉毛一挑,年纪轻轻学人打家劫舍,这世道真是要乱。他虎了脸,冲波儿“你怎么落他手里啦,真是该呀。”波儿瞪他,不说话。

那小土匪呸了一声,吐了半口血“谁让他弄死我的大乔。”

还没等六爷问,波儿就插嘴“不就是一只鸟。”

六爷烦躁,自己的儿子为一只鸟被人揍成这个鸟样,也够丢人。他挥挥手,去去去边儿呆着去。

又叫话匣子,你去看看波儿。话匣子亲热地拽着张晓波走了,还不忘唤闷三儿一句,比了个砍头的手势。

闷三儿哼一声,把动来动去的小土匪给收拾老实了,小土匪还挺不忿地瞪人,六爷大手一挥,颇有点心累。问一句“他叫什么。”

“小飞,谭小飞。这仇我迟早要报。”小土匪被闷三儿捏的大叫一声,一边骂一边被押着走。

六爷摇头,挥手让闷三儿带走他。他可没想,自己儿子在别人手里折了一遭,接下来轮到自己兄弟了。

 

 

END


评论(4)
热度(32)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