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时光之外》55-57

如果能有红心推荐分享之外的办法表达我对这位大大的爱……然而并没有。

锤武库:

55.

吕泊远,号色魔,又名总攻。

爱好摸胸。

所以当孙翔一觉醒来,走进酒店休息区找人吃早饭的时候,他对眼前的一幕持有完全淡定的态度。

六期的四个排成一排聊天,左面的许斌胳膊肘搭着江波涛的肩膀不知聊着什么,右面的吕泊远右手压住于锋的肩膀,左手无比娴熟地从衬衫的领口探了进去,开始了他的摸胸大业。

更加可怕的是,百花现任队长似乎还被摸得非常高兴。

“哟!”吕泊远冲孙翔打了个招呼,“起这么早?”

“啊。”对于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孙翔完全没什么办法回答。

“你们队长还没起?”于锋问。

“睡着呢。”

周泽楷素来不过七点半不起床,这是轮回公认的常识,百花的人不懂也可以理解。

“我们带他一个啊,江?”许斌问道。

江波涛点了点头。

于是,孙翔就在七期的注目礼下,跟着六期的四个人进了提供早餐的自助餐厅。

孙翔拿了大份培根、大份炒蛋、大份沙拉,还有两个大号的面包。

唐昊经过的时候,踹了他凳子一脚。

袁柏清哼了一声。

刘小别放下给他带的油醋汁,说:“叛徒。”

孙翔只得泪流满面。

与热爱互相拆台的七期不同,六期的谈话氛围一向和睦。

于锋和许斌都是堂堂正正的纯爷们,江波涛虽然低调又爱在前辈面前卖萌,不过在同期里也算是豁达沉稳又不失可爱的好青年。

毕竟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孙翔沉默地吃着盘里的青菜。

六期说话,哪儿有他插嘴的份。

俗话说期少一年压死人,就张佳乐那个资历,还被方士谦否决了参加第二次聚餐的资格。

“你没有话语权。”前治疗之神严肃地说。

快八点了,餐厅的人越来越多。

一个穿着T恤牛仔裤,领口还有条鲜艳黄色的人端着餐盘走到了孙翔跟前。

这么热的天,他还扣着领口的扣子。

中国荣耀国家队神枪手周泽楷,就在五期三侠见鬼了的目光下坐到了孙翔的对面。

五期头天晚上约好了一起吃早饭。

倒不是周泽楷忘了。

他现在正坐在苏黎世荣耀世界大赛的场馆里。

他穿的是轮回的夏季队服。

他对面是孙翔,旁边是江波涛,斜对面是吕泊远。

总而言之,枪王大大没睡醒。

他潜意识里还以为自己在轮回的食堂,自然是要找队友一起吃饭。

江波涛见状,和自家队长咬了几句耳朵。

周泽楷混沌地点了点头,随后眼神才开始逐渐明亮起来。

用通俗的话讲,叫回神了。

方锐当然不是好打发的主,当即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隔着十米距离打电话,果然不是自己掏话费就是不心疼。

“喂,”方锐拿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气势,“你什么意思?”

“啊?”周泽楷一头雾水。

“别装傻,”方锐道,“过来,都说好了。”

周泽楷这才算是明白,他说了句“不行”,而后指了指孙翔。

孙翔瞬间有种方锐马上就要生吃了他的错觉。

56.

周泽楷抱歉地对孙翔笑了笑。

“没事儿,”孙翔说。

就算方锐真要对他怎么样,还有唐昊呢。

俗话说天塌下来脸大的扛着。

况且方锐虽然没节操了点,也不是会因为这个和他过不去的人。

孙翔看着周泽楷的脸,随后低下头去,深吸了一口气,盯着盘子里的胡萝卜片。职业选手都有自己的一套平复心情的方法,而孙翔的方法,就是什么都不想。

他并不怪江波涛像童话里邪恶的后妈一样否决了他的告白计划。荣耀职业选手,早晨八点开始训练,晚上九点半才结束。没有双休,没有假期。夏休也好,冬休也罢,哪个职业选手不是稍微放松心情之后,就继续投入到高强度的训练中来。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才是联盟永恒的真理。

方明华身体力行地谈了场恋爱,还是和自己的高中同学。可他在婚礼之后还是苦笑着告诫整支队伍,在职业生涯里,最好不要陷入一段恋爱关系。

孙翔明白这个道理,他同样有克制自己的理由。

但只有自己需要克制,简直太特么的不公平了。

想到这儿,又看了看周泽楷,孙翔略带气愤地用叉子敲了一下盘子。

好好吃饭的周泽楷吓了一跳。

“没事没事,”孙翔慌忙解释,“我想其他事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周泽楷似乎很好说话。

枪王大大的表情并不丰富,他本身性格内向,大部分时间里没法从他的表情读出他的心情。

虽然江波涛可以与周泽楷进行眼神交流,但显然,孙翔还没达到那个级别。

所以周泽楷笑着说了句没事,孙翔就真的相信了。

他很久之后才承认,与周泽楷相比,他才是更加容易轻信的一方。

 

吕泊远第一个吃完。

总攻·色魔·吕身为联盟中修为已臻化境的吕大仙,自然视食物如无物。吕泊远真身是个叶绿体,靠光合作用就能活,这已经是六期的共识。

他之后吃完的是江波涛,江波涛之后是许斌,许斌之后是孙翔,孙翔之后是于锋。

而后一桌人玩手机的玩手机,聊天的聊天。

周泽楷依旧慢条斯理地吃饭。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搞怪版Nokia来电铃声,是周泽楷的手机。枪王大大使了个颜色,示意孙翔帮他接一下。好歹是同队了一年,又是赛季里的最佳搭档,虽然还没到能眼神配合的境界,不过孙翔还是理解了周泽楷的意图。他刚接手机,听筒里就传来了方锐不耐烦的声音。

57.

“让他接电话。”

孙翔看了看正和烤鸡翅搏斗的周泽楷,说:“他吃饭呢。”

“他是猪吗,这么能吃?”

“队长,”孙翔尽职尽责地传话,“方锐说你是猪。”

六期大笑。

“江啊,”许斌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方锐哪儿惹你了啊,把孙翔都教成这样了。”

江波涛笑归笑,还是抽空拍了拍孙翔的肩膀以示赞许。

五期和七期的对话仍在继续。

“行啊孙翔,长能耐了啊,说吧,是不是江波涛教你的?”

孙翔冲江波涛抛了个求助的眼神,但事实证明,他们的恶魔副队想看戏的时候,别说是眼神,就是长了一双写轮眼都没用。

“啊,”孙翔硬着头皮想着应对方法,他的垃圾话水平在联盟都能排上倒数,“副队没教我。”

“小同志不诚实啊,”方锐道,“教了就教了,组织不会为难你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杀俘虏一向是我们的优良传统。”

这回轮到孙翔傻了。

他觉得方锐的话连标点符号都透着一股嘈点的味道,可他死活找不到方法反驳。

周泽楷终于忍不住笑了,他放下刀叉,用纸巾擦了擦嘴。而后伸出右手,示意孙翔把手机递给他。孙翔已经窘迫得脸都有点泛红,见周泽楷要救他于水火之中,慌忙说了句“周泽楷吃完了”,就握着手机给周泽楷递了过去。

而在那一瞬间,孙翔触电般地松开了手。

眼看周泽楷的手机就要和大地来场亲密接触,吕泊远眼疾手快胳膊长,一下子就在手机坠地之前稳稳地捞住。

“小心点啊,二翔,”吕泊远一边把手机递给自家队长,一边嘲讽式地冲着孙翔说,“手抖是病,得治。”

孙翔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冲吕泊远比了个中指。

周泽楷的表情依旧似乎没什么波动,他接起电话,以他独有的慢节奏和方锐聊着天。孙翔帮他拿了餐盘,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外走。

江波涛走在周泽楷的身边,他感觉到周泽楷的眼神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并不是平常的那种非常安定、非常平静的状态。

他突然有种不是很好的预感,而他知道周泽楷是个非常敏感的人。

所以在走出餐厅后不久,江波涛故意找了个借口,制造了他和周泽楷独处的机会。离训练基地不远的地方有一台自动贩卖机,江波涛递给周泽楷一瓶水,自己拧开一瓶咖啡。

他忽然很想笑,瞒不住周泽楷也确实在他意料之中。

“怎么了?”江波涛问。

“孙翔不是不小心,”周泽楷说,“他碰到了我的手。”

-TBC   

评论
热度(624)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