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周翔】承平之世

说起来标题和内容其实没有半毛钱关系,皇帝X小将军设定,炖肉而已啦www别计较太多。哼╭(╯^╰)╮PS不会搞图片,每次弄出来都好难看,算了等我被屏蔽了再说。

但是可能会雷会OOC会引起不适哦所以一定要慎点哦

但是可能会雷会OOC会引起不适哦所以一定要慎点哦

但是可能会雷会OOC会引起不适哦所以一定要慎点哦

但是可能会雷会OOC会引起不适哦所以一定要慎点哦!!!!

(为了凑够5000我也是蛮拼的)

 

 

时辰已是颇晚,但宫苑里细微的脚步声还是瞒不过赵公公的耳朵,他借着月色招手,唤那人前来。前来的侍卫很是愁苦,那小霸王大半夜闹腾要进宫,于理不合,可那小爷何曾讲过理。赵公公听他讲完,也是一派愁苦。深夜入宫当然是不合规矩的,然而陛下宠着那人,谁敢说半个不字?只是如今陛下方歇息了不久,贸然打扰恐怕其罪不小。未等他拿下主意,就听到中庭外一阵喧哗,少年声音清亮却不尖锐“为何不让我进去。”言语中满是恼意。想必是外面的人不堪其扰,已领了人进来。

周泽楷实则已醒了大半,他尚在猜测,如此大胆的只除了他不会有第二个人,但前日元帅修书来,还说他一切安好,勿要担心。怎会?他顾不得想那么多,只是一掀帘子“让他进来。”是与不说,先看过再说。

孙翔此时还带着北方沙漠里的凛冽,被人领路的时候倒是乖了许多,不住打量着这宫内布置诸多变化,直至看到了周泽楷时,也不过微微笑了一下“我回来了。”话说得无比轻巧,周泽楷眼尖,看见他领口处有一点红色的伤痕,再看他似乎整个人瘦削了不少,不是出征前那般白皙青嫩的模样,风吹日晒的,脸上也多了点风沙模样,连声音竟也变得有些浑厚了,之前那一团稚气虽然未曾完全脱掉,但看着总算长大了些。

赵公公不敢久留,瞧了瞧这个瞧了瞧那个,终究只是咽下无数话语,躬身退了出去。周泽楷拥着一团锦被坐在那里,仍然盯着他看。眼前人一身劲装尚未脱下,被他盯着看了许久,早有些不自在,兀自走到床边伸手推了周泽楷的肩膀“嗳,你看什么?”他似乎变得更高了,站在周泽楷面前,低头看着他,笑嘻嘻地说话。周泽楷拥着那团锦绣向前挪了会儿,说了声“来。”就隔着被子抱住了孙翔的腰,双手环于身后,脸埋在他胸前肋下,只是蹭着他。

孙翔穿的是硬甲,生怕弄疼他,一边口中调笑“你这样子,倒像是丈夫出征归来的小娘子。”一边想推开他。周泽楷却是真用上了力,一点未曾松手,只觉得四周全是这人带来的气息,苦涩又新鲜。倒像是放了手便会溜走似的,只顾抱着不放,口中说道“别动,抱会。”。孙翔纵然再不通人情,此刻也不觉心软三分,便任他抱着,又觉得外面新鲜得紧,想要将这一路诸多事由讲给他听,然而千言万语,此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周泽楷此时拽了他胸前红缨将人往下扯,口中说道“让我看看。”孙翔被他拽下了朱红披风,一身银甲尙在身上,行动不得。周泽楷却不管,只是扯了那锦被,让孙翔坐在自己腿上。孙翔一急“我先卸了甲。”周泽楷将他揽在怀里,手已经挑开了束甲绊“我帮你脱。”孙翔本来还在挣动,听他这么说不由得脸红心跳,乖乖坐在周泽楷怀里任凭处置。

他今晚穿这衣服来本是为了夸耀,谁知此刻竟搞得分外旖旎,周泽楷莹白十指摸上那冰冷甲胄,动作当真好看。需知这铁甲上沾了不知多少血祭,此刻只觉得那指尖所到之处,铁甲之隔已不复存在,就好像摸着他本人一般,颇为不适。周泽楷将那肩巾、护臂之物一一出下,随意扔了去。接着又是细鳞甲、抱肚一此类,磕在地上铮然有声,竟连烛火都被闪了几下。孙翔此时全身轻松,只余一件雪白中衣,前面却被周泽楷扯了大半,此时漏出一片胸膛来。孙翔急了,他深夜进宫可不止为了这个。便双手环了周泽楷的脖子,声音颇委屈“殿下。”

他从前跟着周泽楷围猎治军,两人诸多比试,孙翔只有在输得面上不好看时才会这般叫他,像是讨饶又是撒娇。如今虽然周泽楷称帝五年,然而私下习惯仍然不改。周泽楷微微一笑,揽着他的背轻拍几下。他是太宠这个人了,只盼着能事事遂了他的愿才好。孙翔此时半跪了身子,搂着周泽楷又去寻他亲吻,边吻他还便问“你想我吗?”

周泽楷并未答他,只是扣了他脑勺去亲,不似孙翔那般蜻蜓点水,却是用手箍住,不欲让他逃脱。孙翔被他亲得几近窒息,只听口中水声亲吻声缠成一片,听在耳中十分羞人。被放开时也是眼神迷离,面色潮红。周泽楷伸手勾掉他唇边一缕银线,笑着叹息“怎么……”

孙翔看他一眼便知,那意思是说他好歹都带军出征了,怎么连亲吻之事也不会。他十分气恼,狠狠擦着嘴角“我在军中又不做这个。”这话不知道触着周泽楷哪里,全无形象地爬到他面前,笑着伸手探下去捏了一下“这个,也不做?”孙翔本来跪在那里,此时被人轻易得手,想要还击已是不能,只是鼓着脸看周泽楷,然而那抹红云如晚霞一般,不知不觉漫上了耳根。他“哼”了一声,想要转身,却被周泽楷拿捏了关键处,动作不得。一时间更是羞恼,周泽楷又去亲他,那白色衣物便被从肩膀扯下,孙翔并未有所提防,便被周泽楷压倒在床上,他双脚还折在身后,被那一折一压便觉得有些疼痛,还未开口,却见周泽楷已经咬上了耳后肌肤“检查。”

此情此景,孙翔心中哀叹,大势已去。

他虽然做了十二分打算,知道周泽楷定要生气,早已想了诸多法子来哄他。撒娇也好耍赖也罢,若真让周泽楷按之前约定罚他,只怕今晚小命难保。然而被周泽楷整个人翻了过去,大片肌肤裸露在外,泛起一片红色,那一道伤疤再也隐瞒不住。伤口倒是不深,从右边脖颈处蜿蜒至左边肋骨,看似一道红线,结不了因缘。不过是杀孽。“殿下”孙翔想转头来说话,却被周泽楷的动作停住了。那人顺着那条线亲吻下去,有时候会伸了舌头去舔那道伤痕。他想过孙翔会受伤,如今看他活着回来,也不想去计较再多。孙翔被他弄得麻痒难耐,极力想要转过身来。他向来顾得了初一顾不了十五,却忘了自己左边腰侧尚留着一道疤,果然周泽楷一见便变了脸色。这道伤疤极深,应当是刀伤,此时虽然已经是伤愈,但仍然可以看得出当时处理得极为潦草,伤口旁边尚有缝合的痕迹。周泽楷伸手去摸,就只见孙翔直抽冷气,却不是因为疼,他腰侧向来敏感,此时见到周泽楷的反应,心里明白他刚才误会了什么,嬉皮笑脸的要伸手去摸周泽楷的脸“叶修为这个关了我好几日,说什么藐视军纪目无法度,要不是我,又怎会抓住偷袭的敌人。”

周泽楷恨不得在那伤疤处咬上一口,但却只是用手捏了捏他腰侧,等到孙翔被他捏的腰软。他却转而去咬孙翔胸口红樱,孙翔此时再也笑不出来,咬着牙忍受那一波快感,两人许久未做,均是有些着急。周泽楷亲得他胸前水光淋漓。却又伸手去套弄他胯下那物,用劲又准又痕,孙翔被弄得有些狼狈,此时周泽楷又来亲他,叫他连话都说不出,不多时。便泄在周泽楷手中。他别过眼,却是周泽楷一手捏了他下巴转过来,又将那白浊用指尖点在他唇上,看起来颇为情色,这人相貌无双,饶是做这些也丝毫无损。孙翔兀自发呆,却被周泽楷吻了嘴唇,将那白浊尽数送入他嘴中。他只觉苦涩无比,心中暗道从前尝过周泽楷的,断不是如此味道。果然各人有别吗?

他胡乱想着,却被周泽楷将一指伸了进去,他之前为进宫沐浴更衣,想着周泽楷,便也将那处也清理干净。但此时想着周泽楷那拉弓时有力却白嫩的手指插进他后穴中,一瞬竟觉得身体中似有一股血漫过全身,冲向会阴,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周泽楷见他痴痴地望着自己,不由觉得满足,便又伸了一指进去。孙翔此时仰躺在他面前,双腿微微打开,中裤前面已被褪下,却仍挂在腿弯处。周泽楷只觉得心中无比焦躁,却仍然小心翼翼,生怕伤了他。孙翔不知自己此刻情势如何丢人,只一味求周泽楷快点。周泽楷又伸了一指,弄得他舒服了。这才提枪上马。却是九浅一深地折磨法子,只弄的孙翔难耐不已,想伸手自己套弄却又被抓住了手。若是以前,他连骂人都是不可。现如今到底是顾忌周泽楷的身份,不想由此而落了把柄。因此也只是大腿夹住周泽楷腰部用力晃动。他是个脸皮薄的,能做到这样已是不易。周泽楷看他神色可爱,也便动了起来,次次都戳的是那点,孙翔只觉得意识不清醒,待到一股热流撒入体内时,脑里只想到结束。冷不防却被周泽楷掐住了前面,凑近耳边问了一句“后面,怎么伤的?”

那语气听起来满是不安,孙翔知道他真生气了。泽楷此时咬着他的耳朵,那片软肉怕是已留下了齿印,疼疼疼疼疼疼。他眼泪都快出来了,却是憋着不松开。周泽楷也不急,探身去拿了地上掉落的束甲绊,片刻间竟然已经缠住了那尚未解放的前段。

孙翔向来最怕这个,以前被周泽楷用这招折腾时,常常是满脸泪水哭着叫了几声好哥哥,说了许多不说的淫词浪语。这次却任凭周泽楷又将那硬物插进身体里大力操弄,呜咽不已却还颤着声挑衅“叶修什么都告诉你,你去问他好了。”周泽楷此时恨不得将这人绑了灌了药扔他一夜,怎么就这么倔!

上月军报,前锋孤身一人,深入敌营,杀敌甚众,然腹背受敌,又为敌所擒,刑求无果,终突出重围,安然回营。

寥寥几笔,算是叶修的伎俩,他故意言辞闪烁,却能叫周泽楷忧心不已。然而这次却不是,孙翔伤势如何,他谁也未曾告诉。而周泽楷只是看了些许时间,却已经知道他如何受伤。

孙翔被周泽楷折腾的云里雾里,却还是挣扎着说话“我现在已经不疼了。真的,真的。”

周泽楷用手指压住他的嘴唇,一只手去摸他的身后,腰部的肌肤,询问道“这里?”

孙翔胡乱地答应着,口中乱叫“嗯嗯,你快解开。”

周泽楷却捏着孙翔的那物轻轻掐了一下,直弄得孙翔差点弹起来,却又压住他,仍然不依不饶“怎么伤的。”孙翔此时难受至极,眼泪扑簌簌往下流,口中周哥哥好哥哥的乱叫,全是幼时他进宫时不知礼数时的称呼。往常只要他肯叫,周泽楷说什么也会饶了他。这次却只是将身下那物往里一顶“是哪里?”

孙翔想要起身却又被扣了双手压在两边,他呜呜哭着连话都说不全,前面硬的难受没法纾解,后边更是泥泞一般深陷却又无法可想。两人脸对脸熬了半天,周泽楷的攻势愈加迅猛,带着七分怒气与三分疼惜,狂风暴雨一般。孙翔此时脑中一片浆糊,早已无法思考,只是随着那动作上下浮动,恰如风中一叶,不知秋天几时能尽。周泽楷今日想必是要杀了他,孙翔此时已经哭得出不了声,身体又动不了。他自小便被周泽楷惯着,从来没见过那人对自己发火,即便生气也只是在床上折腾下便罢,哪里会像今天这般全无控制。

有着那人庇护,他出征在外也是嚣张的性子,饶是被叶修磨得乖了不少,却上赶着送死。他何曾想过,有人如此担心他。

“抱歉……”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孙翔如此说着。

而周泽楷,终于被这一声唤回了理智,他望着眼前熟睡的人,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抱了那人,解开束肩绊伸替他清理起来。

 

END

 

后续1

早上起来的孙翔觉得全身都像被再次上刑了一般。周泽楷简直比匈奴人还狠,他愤愤地响着,下了床来到外间,是江波涛,这位侍郎大人经常被周泽楷使唤做一些分外之事。孙翔见他手里捧了个盒子,只觉又没好事。

“江副队长,”他懒洋洋地打了招呼。从前在“轮回”的时候,周泽楷以皇子身份担任队长,江波涛便是副队长,这称呼一直延续了下来。

今天的江副队长,依然在头疼队长与队员关系问题。

“额”江副队长看着孙翔把那盒子打开,饶有兴致地盯着那东西看,心里十分尴尬。黄色玉质十分莹润,只是怕只有孙翔看不出那有什么古怪。

周泽楷留的话十分简单“等我回来。”

江侍郎只好自己去解释其余内容“圣上让你用上这东西,等他回来要亲自检查。”果然见孙翔一脸疑惑,两人对视了许久,江侍郎仍未想好该如何解释。

孙翔歪头看了他半天,又看了看那玉石,突然脸色爆红,几乎要脱手扔了它,半天才骂骂咧咧地拿着进屋了,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

江侍郎是兵部侍郎,向来勇猛。所以他又坚持喊完“队长说他还要问完昨天的问题。”听见孙翔吼了一声滚。江波涛摸了摸鼻子,心想我不要告诉你,队长和叶元帅商量战事,晚上才回来。“

 

后续2

叶修喝茶,咕咚咕咚,像喝水一样。过后敲了半天桌子“还是不封赏?”

周泽楷点点头,神情无害地看着他。

皇帝会卖萌,谁也挡不住。

叶修叹了口气,挠挠头“你得让他多恨我啊。”想着又觉得很开心“看他吃瘪的样子,还是很爽的。”

周泽楷解释“他不在乎。”没人比他更了解,他的孙翔,从来不在乎什么功名利禄,只不过是想上战场而已。即便被人骂作以色侍君,他都不在乎,只要能上战场。

他当然不忍心将他关在笼子里,只是,他会担心。比谁都希望他能平安。既然他想着要超越叶修,那就让他一直保持着这个目标好了。

叶修看着周泽楷又开始发呆,索性挥挥手“快快快回去吧,唉。老韩不回来,茶叶都没了。

周泽楷出了元帅府,暮色四起,那人想必已经在床上等着自己了。

 

E.我才是真的.N.请不要跟智硬计较。D

 

 

所以说写了半天感觉没到GC就萎了啊,大概不会下篇了。想了好久终于炖肉了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何


评论(9)
热度(58)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