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沉默是金(6)

其实就几句话的事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这么墨迹,许斌大大我爱你╮(╯▽╰)╭

孙翔睡着了比醒时可爱的多,脸贴着周泽楷肩膀,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脖颈处,周泽楷觉得皮肤起了小小的颗粒,想叫醒他又觉得不行。
恰好这时侯,江波涛在门外声音挺大地敲门,小孙你是不是不打算出来了?
却是周泽楷说话,进来吧。
江波涛一推门吓了一跳,孙翔大半个身体都压在他家队长身上,周泽楷眼神无辜,江波涛看着他也愣住了,他去找孙翔,本来是想提醒他别喝桌子上的酒。却没想到孙翔什么时候跑到周泽楷屋里,还一副醉鬼样子,拉胳膊扯肩膀都不动,最终费了好大劲终于把他弄上了周泽楷床上,长腿地搭在床沿,耳朵都红了。
江波涛做口型,让他睡你这儿?
周泽楷点点头,我去沙发。
江波涛无奈,不过倒是放心了,队长最靠谱不过了。本来想着抠门经理好不容易带了礼物,一起喝点小酒,哪知道这位先把自己给喝醉了。
江波涛掩上门,给周泽楷一个交给你的眼神便回了屋。
周泽楷晾了杯水放在床头柜上,又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好在并没有发烧。
一切都收拾妥当,周泽楷却有些睡不着了。他能明显地感觉到孙翔的依赖,谁对他好一点就像牛皮糖一样黏在身边,又不忍心赶走他。他想自己或者很清楚那不是队长和队员的合适距离,却忍不住想让对方靠得更近一点。
孙翔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精神抖擞,右脸消肿了大半,这一夜神清气爽。只是醒来时却对上满脸泡沫的周泽楷,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他放声笑了出来,半天才发现不对劲,这似乎是周泽楷的房间。他记起昨天似乎喝了点甜的东西,觉得好喝便多喝了点,之后好像是抱着电脑出了房间,再多就不记得了。
孙翔有些抓狂:队长我昨天喝醉了?我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周泽楷把水池让给他,摇摇头:没有。
孙翔对自己的酒品其实并没有信心,但既然周泽楷都这么说了,他就信了。
今天一切照旧,走进训练室之后杜明就开始八卦:小翔小翔,你昨晚是不是占队长便宜了,听说你还睡队长屋里。
吴启不干了:队长的床我还没睡过呢,怎么能让你小子领了先。
孙翔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不太擅长应付这类玩笑。这些人就像看准了这一点,每有机会总是要撩他一撩,乐在其中的样子让他都不好意思生气。
周泽楷完全没受影响,按部就班地开机做手操训练,全身贯注地好似昨晚失眠的人不是他。
孙翔其实还有点想不明白昨晚的事,但他看得开,想不明白就不去想这些东西,结果训练成绩倒是很不错。
江波涛看他神色轻松,又想想最近队里气氛的变化,竟然有种欣慰的感觉。
大家对孙翔的态度明显转变了了不少,杜明这种纯天然好人不算,其他几个人多半是因为队长先示好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孙翔这二货吧,蠢的时候得让人心疼,萌的时候让人肝颤,加上他又小,一票好青年大人有大量,早忘了他刚进队时那些别扭,现在一派团结不紧张,活泼不严肃。
他这么一总结,就觉得吧,这酷暑热天,是该晚上聚个餐什么的。一提出来,杜明就差举双手双脚欢迎了,吕泊远倒是很认真考虑了一下:队副你请?
孙翔本来也十分开心,到了地方已经只剩下五分开心了。啤酒辣鸭脖,麻辣小龙虾,未免太照顾他了吧。
一顿饭吃完孙翔变成了十分不开心,只能看不能吃就算了,辛辛苦苦剥壳去皮,吴启隔着桌子把筷子伸了过来:小翔啊,牙疼还没彻底好呢吧,哥帮你解决了。
孙翔十分无语的替众人当起了苦力,他本来不喜欢吃辣,但架不住这帮损人边吃边显摆,吕泊满嘴油说话,副队请客就是好吃。
孙翔非常没出息的觉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等到众人终于吃饱喝足,摸着肚子开始天南海北地聊,他终于给自己扒拉了一小蝶,还没等送到嘴里就把一双筷子夹走了。
周泽楷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说:没吃饱。
到最后人仰马翻,周泽楷尽职尽责地没让孙翔吃到一点辣的东西。这晚上孙翔吃得除了最开始的那一碗面,味道淡到尝不到多少盐分。
孙翔不开心地啃着水果,还嫌弃着:队长你是不是已经撑得快走不动了。
周泽楷看着他诚实地点头,嗯。改天带你来。
他这么一说,孙翔就开心了。其实他觉得吃辣和牙疼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好像人家这么关心自己,是不该拂了人家的好意,何况周泽楷笑起来挺好看,他总是愿意看他对自己温和一些。
回去的时候方明华喝得有点醉,孙翔个子高扶着他。后边几个人也在呜呜哇哇乱叫,吴启和杜明又打起来了,周泽楷走在前面,江波涛不知道跟他说着些什么。
孙翔汽水喝的多有点打嗝,他觉得今晚的风有点凉快他又觉得今晚有些特殊,他忍不住认真想了一下,今天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TBC

吃辣和牙疼其实没关系吧,但是上火会更牙疼的,反正这个不要信我就对了。

评论
热度(25)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