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沉默是金(1)

喝酒之后完全睡不着简直人干事!于是我喜欢的每一个CP都是以读后感和人物分析一样的意识流出现的吗?翔哥萌萌哒小周帅帅哒。

杜明学大圣手搭个凉棚望向远处,然后捅了捅身边的吕泊远,哎,来了来了。
这时候大巴车才从树荫处拐过角来,徐徐开了一会儿才在他们前边停下。经理下来的时候满脸笑容,说我可把小孙给带来啦,再让你们等下去可就是罪过了。
话虽这么说,可没人太领情,这大热天即使是在门口也觉得热气从脚底直往上冒。
孙翔显然不是个会来事的,等他从车里拖出行李的时侯,一队人已经盯了他五分钟。得亏经理拽住了他,小孙呢,快来见见你的队友。
哦。孙翔收了满脸的不耐烦,勾出个笑脸来,把刚才蹭黑的双手在擦了擦干净,然后伸手过来,一个个握过来,经理兴致勃勃地介绍着每个人。大家兴趣缺缺,想来不光是天气的原因。
江波涛那里进行得慢了一些,副队长笑语盈盈地说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要互相照应。孙翔整张脸上都是细密的汗珠,手揉着后腰点头,表情看起来还算温和。
周泽楷一直盯着他看,直到那双手伸到自己眼前,握上去才发现手心略微潮湿,但捏起来骨肉匀称,略有薄茧,他微微颔首,欢迎。
孙翔抬头看了他一下又飞快地垂下眼,自然是想看看这个枪王到底有什么不同,似乎并没有个结论。不过周泽楷对那双眼睛印象蛮深刻。
起初流畅的弧形到了眼尾处突然一个上挑,三分俏皮倒成了十分凌厉,因而显得桀骜,但也有几分稚气。
这应当不是一个太难相处的人。周泽楷在心中这么下着结论。
他看着江波涛拉着那大高个的背影,听着背后吴启几个人的窃窃私语,心中忽然有种不明所以的乐观。
但周泽楷的结论验证却几乎花了两个月之久,那段时间江波涛在他耳边叹气的次数超过了往常。孙翔对所有战术都听得认真,配合也渐渐熟悉,却仍然抱着一种冷漠态度,好像怕人提起2800万的角色转会与选手转会,所以故意不去体贴所有人的好意。
江波涛手指扣着桌面笃笃响,他是硬把自己往轮回的框架里塞,不适合地通通自己拿掉,可是这样他来还有什么意义呢?
周泽楷皱眉,这一点他也感觉到了。而且,孙翔平时并不拒绝和别人交流,但就是隔着层东西,忽远忽近琢磨不定,这也许有他自己的责任,但这更是轮回的问题。
江波涛询问一样的,队长你看……
周泽楷倒没一点迟疑,交给我吧。
江波涛长舒了口气,轮回的队长,永远在队伍需要他的地方。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孙翔意外发现这桌只有他和周泽楷两个人,他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异常,于是打了个招呼后开始埋头吃饭。周泽楷坐下后,给他夹了块鸡腿,问,习惯吗?
嗯,挺好吃的。孙翔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埋头扒饭,显然不明白对方要说什么。
周泽楷说了句慢慢吃,就开始专著于食物。旁边时不时瞟过来的几个人见这边没了动静,磨磨蹭蹭吃完饭终于还是离开了。
孙翔也快吃完了,最后一口粥灌进喉咙里便要走,却听周泽楷说了句,谈谈。
哈?你谈还是我谈,你能说几个字?孙翔腹诽了半天,终于还是安静坐下来,看着周泽楷把慕斯蛋糕里的樱桃一个个叉出来,放到孙翔面前。
尝尝。枪王说话的时候嘴角有有一抹笑意。
孙翔这才明白这顿饭不是枪王心血来潮,他忽然有些紧张,像是隐藏的东西要被发现了一样。
周泽楷了然,索性直白起来。
轮回是一个队伍。
孙翔紧盯着他的嘴唇,猜测着真正的内容,他觉得刚才那句话分明应该读作: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他有点茫然不知所措,难道我又做错了?对方却微笑看着他,“我相信你。”
所以呢?我也应该相信你,相信你们?
孙翔别别扭扭地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脸红透了,有一种郁结了很久的东西突然拨云见日的感觉,但又不那么明白,他不明所以地看了看轮回的队长,对方极有耐心“慢慢来。”
孙翔舒了一口气,两人放回餐具,他跟在周泽楷后面训练室,默默地想着自己的事情,他想自己也许需要缓一缓。

TBC

呵呵呵呵呵呵果然失败了呢,我果然不该对自己抱有愚蠢的希望。

评论(3)
热度(22)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