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原创攻】与日同辉

被红海熏陶的一个设定,二逼兮兮的,先换换口味再填瑞雪。

王秦楚难得在座位上装一回好学生,还没等他准备好姿势,就被门口喊“老王,你弟弟来找你了!”

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岁数不大却总爱装老成,最偏爱伦理梗,恨不得每个人都穿着白T恤上书“我是你爸爸”。王秦楚因为这个姓占过不少莫名其妙的便宜,是人人都爱的隔壁老王,不光是因为他花钱大手大脚性格豪爽,还因为在谁面前都一脸社会上的哥的欠揍模样。

但是吴亦凡是个例外,他从高二一班的旧楼走到高三十六班的新楼上,路过的风都残留着柠檬的清新味,天蓝色的校服T恤穿在他身上,映衬着后背的骨头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他不爱说话,校园里却满满是他的传说,个子高,长得帅,成绩好,篮球打得不错。

不过却并没有多少女生给他递情书,其实从初中起本来是有的,不过都被王秦楚截断了,王秦楚带着他一群小弟,把人家小姑娘截到巷子口,领口歪着,义正辞严“我弟弟以后是要好好念书的,你们不许去打扰他。”

吴亦凡本人并不知道这些故事,对于他来讲,小姑娘是否崇拜他并没有那么重要。新来的体育老师听说他喜欢球,兴致勃勃问起原因,他一本正经回复“这样就可以长高。”

王秦楚身上那些扎人的刺儿在他面前全变成了柔软的绒毛,但他还是要装一副杠把子的脸“怎么了今天?”

吴亦凡看看教室里凑出来的人,把他拉到更角落“听说隔壁班有人给你送情书啦。”

王秦楚照着人脑门上拍了一把“怎么那么八卦。”

吴亦凡委屈“别人的我还不八卦呢,我就知道是真的。”

王秦楚严肃脸“你好好学习,小孩子家家关心这些干嘛。”

吴亦凡抗议“我才不是小孩子呢。”但他本来其实对王秦楚是不是有人追这种事不太感兴趣,他认定王秦楚不会在现在谈恋爱,虽然王秦楚并没有跟他这么允诺过,但他就是有这种自信。他只是找个借口来看看人,顺便要求王秦楚晚上去家里做作业。

 

做作业也是真的,虽然最后免不了要吴亦凡做完自己的再帮王秦楚做。再难难的物理题对他来说也就是皱个眉的事儿。王秦楚在一边背着手溜达,负责给他提供各种水果零食。

其实王秦楚和他喜欢的那类人不同。吴亦凡喜欢用功的,王秦楚不是,吴亦凡喜欢安静的,王秦楚不是,吴亦凡喜欢能和他一起打篮球的,可王秦楚只爱打架。就连一起英雄联盟,他们的画风也完全不同,两个人甚少组队。

但也没有谁能像王秦楚那样,能和他一起不说话坐着傻乐也笑半天。

王秦楚看吴亦凡做完了作业,把书包整理好,问道“吴亦凡,你以后打算干嘛?”

吴亦凡愣了一下,他真的没有想过。应该说,没有想过太多可能,他成绩好,而有钱途也有前途的专业无非那么几个,医生?律师?金融?

他哪个选项都没有特别喜欢也没有特别讨厌,不过是十字路口选择走哪个方向而已。
王秦楚替他把笔帽合上,说“我要去当兵。”

他语气里没有兴奋也没有无奈“你知道的吧?我爸是个军人。我从小就是这么想的,现在也觉得挺好。”

吴亦凡“嗯”了一声,想着这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只是有些东西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那你什么时候走?

那以后我们是不是就见不到了?

你以后……会想我吗?

最后一个想法在脑海里闪现的时候他被自己吓了一跳,不言不语抱着书包就要走,却被王秦楚拽住了胳膊。

“干嘛啊你,不是说好在我家吃饭的吗?”王秦楚一无所知,他把人拽过来,将自己的下巴放在对方的肩膀上“你是不是生气了?”

他和吴亦凡差不多高,但是经过发育和锻炼的身体看起来更强壮一点。

吴亦凡掰他的手“热。”

王秦楚醒悟“哦。”他放开手,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扔给吴亦凡,又把空调调低了一点。

他又开始烦人“哥走了你可不能被人欺负啊,也不能整天跟小姑娘谈恋爱,好好学习,听见没有?”

吴亦凡哼了一声“谁会跟小姑娘谈恋爱啊。”他总是没法真正的生气,何况他也没有理由生气。

王秦楚不满“也不能跟大小伙子谈恋爱啊,影响学习。”

吴亦凡心里很想问:那我应该跟你谈恋爱吗?

但他没有。

 

日子波澜不惊,吴亦凡高三忙着补课,听见门外班主任喊他“吴亦凡,有人找你。”

这回是另一个样子的王秦楚,他穿着一身土不拉几的迷彩服,小平头,晒得黑黑的,一张口牙齿分外白,看见吴亦凡出来抱着他转了一圈“想死我啦!”

他的感情表达仍然直接而简单,以至于吴亦凡那点拧出水的小心思刹那间被蒸发了个精光。他的心思九曲十八弯之后最终就换成两个字“辛苦吗?”

王秦楚摇摇头,说哪有哪有,早习惯了。他新兵训练期刚过,还是借着他老子的名头才能跟着别人出来办事,而且只有三个小时自由活动时间。

他们连长踹他一脚“小兔崽子,想见哪个姑娘就去吧,以后可没这样的好事了。”

王秦楚想都没想,就找到学校里来了。吴亦凡比去年高了一点,又细又窄,王秦楚忍不住想,这种小瘦条子,甚至可能禁不住几次负重越野吧。

他捏了一把吴亦凡的腰,果然壁之前还瘦了一点,显得这人更高,这会儿他们两人站在一起,双人成列能看出明显的身高差。

吴亦凡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王秦楚比之前更结实了,眉眼锋利,说不出的英俊。他飞着跑去找老师请了个假,假装看不见班主任不满的眼神。

两人在校门口的咖啡店集合,王秦楚灌了一杯柠檬水,吴亦凡则咬着西柚汁的吸管盯着他看,老板过来替他们放下帘子挡住外面大片的阳光。

不像别的踏进新世界的男孩子,王秦楚并没有讲太多他的军营生活。那种生活他从小接触,他向来都知道怎样游刃有余,也懂得怎么样赢得尊重。

说得多的反而是吴亦凡,老师怎么样骂人啦,班里到高三又多了几个谈恋爱的,他说完还要强调我可没有哦,细细碎碎的生活细节,生怕对面的人错过一点。他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生,不知道世界有多大,这些已经是他的全部了。

他的忐忑与辗转反侧酝酿在每一个对方离开的日子里,钢琴声缓缓流淌着,有种对方并未走远的错觉。他鼓起勇气,说“哥,我想考军校。”说完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太早亮出底牌了。

 

领着吴亦凡报道的是个沉稳的男人,十分钟以前。

吴亦凡看着他一进基地大门就和别人摔成一团目瞪口呆。来之前他的导师告诉他,说特种部队的人都是能人,但他妈没几个正常人,一个个都脑子不正常,还特意嘱咐吴亦凡说你可不能被带歪。

在今天之前,吴亦凡都一直在为能见到自己的未来战友做准备。他脾气比一起参加选拔的人都好了不少,既没有半夜饿的时候跑去偷东西,也没有跟写作教官读作变态的家伙们顶嘴。

他都是在心里默默腹诽,王秦楚你完了,等老子出去大的,打死你打死你!就连打靶的时候也是把靶心当成王秦楚的脸,尤其是要对准眉心那颗痣。

终极考验是玩儿了八百遍的队友叛变梗,只不过大概队里考虑他是个军医大学来的高材生,在想象力稍微放飞了一点,连细菌战争都考虑了,NPC妆化得不错,满脸溃烂皮肉外翻,离得远果然让他们一群人当了真。

吴亦凡发挥了一个医疗兵的良好品质,想着怎么去救人,等到他潜入NPC的关押营地,听见他们一群人嘻嘻哈哈咬苹果,其中一个人声音格外熟悉。

那人说,我弟弟肯定能熬过这一关。

吴亦凡是所有通过的人里面唯一没有揍教官的一个,他那股气憋到入队后一个月后才有的释放。

那时候王秦楚病恹恹躺病床上,肩膀上穿了个洞,笑呵呵地使唤他“快来给哥哥削个苹果。”

吴亦凡掰手指数,十八岁到二十四岁,他追了这个人六年。

他想骂人一顿,自己先红了眼眶。

一周后,就听队里所有人都在传,新来的小医疗兵,就是个子很高长得特别帅的那个,把队里的机枪手揍到生活不能自理。

王秦楚龇牙咧嘴,跟小医疗兵凑到一块儿嘀嘀咕咕,说你就不能轻点儿,哎哟疼死我了你怎么下手这么重,太疼了太疼了,要不然你亲我一口。

吴亦凡回答他,滚。

 

 

END

 

 

评论(14)
热度(89)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