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周翔]皮这一下你真的很开心吗?

说好的生日贺文过了年还没写完




 

 

 

从横七竖八的垃圾堆里走出来之前,唐昊嘴里牙膏沫还没弄干净,冲着往外飞跑的孙翔喊“看黄历,今天不宜出行”,孙翔踢倒了昨晚吃剩的薯片袋,只来得及给唐昊在心里比个中指,一边扣衣服一边打电话“嗯,对,江哥,保证不迟到,我起得挺早,现在快到了。”他本来是个看别人说谎都会脸红的小处男,可是他的房东是叶修,这就决定了他脸皮厚度十分可观,一边滴滴打车一边毫无障碍的撒谎,司机师傅西装革履,穿得比他还周正些,说话不徐不疾特别温和“估计今天是有点堵,听说是前面封路了”,然后优哉游哉在车里放了一首天干物燥。孙翔的心可比那首歌燥多了,眼看着8:47,他还来得及把包打开查一下里面的东西,剧本带了,身份证带了,其他乱七八糟的耳机线缠了一堆,孙翔也懒得解,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偏偏什么都想不起来。路上堵了一大片,孙翔和司机师傅诅咒了导致封路的大明星,尽管孙翔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不妨碍他在心里画小人儿诅咒他,开玩笑,这单要是不成叶修就要赶他出门了,想到自己在北风里哀嚎的声音,熟悉奶奶个便觉得加倍的苦逼。但是怕什么来什么,江波涛的电话就在他满脑子可怕画面中响了起来。孙翔老老实实“江哥,不好意思。真的是堵车了,也不知道谁这么缺德今天封路,我马上到。”他的马上是9:31,超过了约定时间整整三十一分钟。孙翔汗颜,惴惴不安地敲了门,开门的是平常笑眯眯的江波涛,今天他并笑不出来,皱着眉头“快点进去吧,小周待会儿行程都要耽误了。”孙翔发誓,如果他仔细思考过一分钟这个姓可能是谁的话,他肯定跑得比兔子还快。在他搓了把脸理了理头发打算敲门之前,江波涛和蔼提醒他“扣子扣错了。”在他手忙脚乱搞回去的时候,门已经开了,闪现出一张好看的脸“准时到。”孙翔没来得及看,忙着低头调整扣子,这身西装他第一次穿,衬衫的纽扣芝麻大点儿,好久才解开又扣上,孙翔觉得自己的耳朵在发烧。那个好听的声音听起来很满意“进来吧。”孙翔终于扣好了扣子才发现江波涛出门了,他有点茫然“江哥呢?”孙翔后来躺在天台上吹着冬天的冷风对基友哭“早知道是他,打死我也不去。”唐昊在一旁拍他的脑袋“我先打死你个傻逼!”

 

 

 

而眼下的孙翔,指着眼前他终于舍得抬眼看的大帅哥,你你你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对面的大帅哥微笑道“你好,周泽楷。”孙翔顿时松一口气,看来没认出自己来,他心里暗爽,于是肆无忌惮地欣赏起周泽楷的脸来。果然还是,比当初更好看啊。十六岁的周泽楷那时候刚抽条,各自高高瘦瘦的,每次委委屈屈地冲他笑着,脸冻得通红整个人冒着傻气。如今的周泽楷跟那个有点土气的小傻瓜一比简直是换了个人,黑色的衣服十分合身,衬得一段腰线十分令人遐想,一头黑发长了不少,前面有型的刘海剪得细碎,露出英气的眉毛,皮肤还是透白得令女生嫉妒,看起来多了几分成熟味道,然而那双眼睛一看向你,仍然是激起人无数的保护欲。孙翔偷偷瞟了周泽楷好几眼,他从小就爱偷看人家,这会儿凭着对方不知道简直肆无忌惮,周泽楷并未察觉,只是翻着他递过去的剧本认真看着。孙翔在心里花痴,果然认真的周泽楷最帅,不管是做作业还是看剧本。他仗着周泽楷不记得自己,心里原先的几分紧张早就消逝得无影无踪,这会儿正发挥他热爱观察生活的天赋,仔细观察起房屋陈设来,嗯,茶几上的餐盘里还放着红柚,自然是小叉子摆的好好的,孙翔心里切一声,面上却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

周泽楷其实心思也不在剧本上,说是要看剧本,其实从入行到现在他的剧本基本都由江波涛过目,他自己只有在不想演某部戏的时候认认真真地看一遍剧本,然后微信写论文给江波涛解释这剧本到底有多少处不合理,譬如上周吴羽策递来的剧本,堪称是最近国内刑侦剧的高峰,这题材近年来拍得少,但是前几天小火了一部,这时候拍也算是正当时,况且吴羽策向来是剑走偏锋扎心扎肺的路子,周泽楷左思右想,愣是想出了人物年龄不符角色不适应种种借口,江波涛用一种周泽楷你凉了的眼神看着他“你别以为你想什么我不知道”,周泽楷点头,笑眯眯不说话。

江波涛拿他毫无办法,想着周泽楷这几年乖巧听话,让他拍真人秀不会喊演员本质,让他脱衣卖肉绝不摒弃原则,觉得这么省心的艺人世间少有,所以哪怕是任性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那个时候江波涛还年轻,不知道这吹啊吹啊他的骄傲放纵,最终出了大事。

不过眼下周泽楷心情愉悦,他偷瞄着孙翔在那里瞄来瞄去的样子,觉得这熊孩子果然不改当年本色——一点成熟也没有,甚至没有见到他也没有半点当年欺负别人的愧疚之情,这样很好,报复起来就不用有任何心理压力了,那个人还无知无觉,眼巴巴看着盘子里的红柚。

周泽楷适时开口“要吃吗?”孙翔眼睛瞪得圆圆的,愣了半天还是点了头,周泽楷把手里的牙签递给他,看着孙翔拿着牙签扎了一点柚子咬进嘴里,嘴巴鼓鼓的。

周泽楷心情大好地微笑开口“孙翔,好久不见!”

孙翔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就被吓到了,靠!原来这个混蛋认出来了,他满脑子都是这句话,嘴里还塞着柚子没咽下去,周泽楷递过来纸巾给他擦嘴,孙翔动作眼神都是呆呆的,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变得心这么脏。

后来周泽楷跟他说剧本怎样怎样,孙翔一句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周泽楷这个家伙果然还记恨着我,他是不是就故意等着今天看我出丑呢?

周泽楷在那边看他咽不下去东西,只是微笑着看他。

孙翔心里嘀嘀咕咕,想着今天这事儿怕是凉了。好在他被这种事情打击得也习惯了,打击他的人换成了周泽楷也没啥差别。

等到孙翔晚上回了家,和怒气值爆表的唐昊battle一番惨败着扑在床上,才又忧愁起自己的前途来,他之前赚的那点辛苦费所剩无几,最多熬一周就又要去搬砖了,孙翔回想着以前在家的时候张姨帮自己煲的各种汤汤水水,咽了咽口水进入了梦想。

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孙翔正在揭开石煲的盖子,鸡肉早已烂透,配合着一点药材的香味,热气熏在脸上舒舒服服,连冬天没暖气似乎都没那么冷了。

江波涛声音适时响了起来“小孙,小孙你在听吗?”

小孙在这边嗯嗯啊啊想赶走那个阻碍自己吃东西的人,对面一阵安静,过了一会儿有个声音响起来“你好!我是周泽楷!”

孙翔忽然就清醒了,清了清嗓子无比正经地回复“你好!”那边有人笑出了声,周泽楷的声音却很正经“你的剧本我们很欣赏,下周可以来谈一下吗?”

孙翔顿时死机了三分钟,他昨天回来时候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谁想到今天峰回路转,声音都有点干巴巴的“好,好啊!”

孙翔挂了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跳起来,兴奋地扯着嗓子喊“日天!叶修!老子有工作了!”

结果他可能是太兴奋了,不小心踹翻了唐昊的违规电器,唐昊和叶修的午餐顿时黄了。这简直是给了那两人一个宰他的机会,于是孙翔捂着钱包请他俩吃了一顿大餐。

热热闹闹的火锅吃下来每个人都有点肚子鼓鼓地感觉,叶修正打算来一根事后烟,服务员走过来对他做了个禁止吸烟的手势,叶修只能无奈地别回去。孙翔在那里敲着麻酱碗忧愁“日天,你说他们万一后悔了怎么办?”

唐昊嫌弃地把他从自己肩膀上扒拉下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孙翔你也不至于这么怂吧?.”

孙翔以前遇到过这种准备了半天被人给顶了的戏码,他本来不相信轮回这种业内口碑不错的公司会有这种戏码,但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以前得罪周泽楷有多深,免不了要有点担心。

好在这种担心并没有持续很久,等到周一的时候唐昊特意请了假帮孙翔搬东西,孙翔之前被这个大馅饼砸中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轮回工作室那边告诉他不但他的本子被采用了,连他整个人都可以直接搬过来。

孙翔假惺惺地跟唐昊和叶修执手相看泪眼之后,马不停蹄地搬到了轮回公司。门口等着他的是周泽楷的助理杜明,老早就在那里冲他招手,唐昊示意司机拐弯,接上杜明之后拐了条街道就到了轮回的宿舍。

杜明跟他介绍,其实是商住两用的房子,一层是公司里的物料,二到三层是宿舍,四层和五层是工作的地方,六层则有一个咖啡厅健身房什么的。孙翔只知道有地方住,却没想到是这种待遇,结结巴巴地问,你们公司待遇这么好啊,杜明摇头,只有核心成员才这样啦。

孙翔被唐昊扯过去质问他的打包技术也没来得及问一句难道核心成员包括我吗?周泽楷拍完广告回来还带着汗湿的热气,就看见有人锤了孙翔的一拳,孙翔还手结果被结结实实摁在了墙上。

周泽楷第一次脑子快过行动,一把就把唐昊给扯了下来“你干什么!”

孙翔止咳,连忙解释说这我朋友,看着唐昊一脸吃瘪的样子心里开心不已,人家走时他还挥手“滚吧滚吧,祝你早点找个金主把自己卖了。”

周泽楷一听,四舍五入,孙翔这是把自己当金主了,他觉得这个想法居然有点优秀。

等杜明帮孙翔把东西收拾完的时候已经累得快趴下了,正好周泽楷下来了,看见两人满头汗,仰头“出去吃个晚饭怎么样?”

杜明当然只有叫好,只是孙翔现在看周泽楷还有点发憷,他总觉得对方不怀好意,但小时候的事情也不值当对方做这么大个局来报复他的。

与唐昊那种把自己卖了还数钱的人不同,孙翔是不太在乎自己被卖的时候有没有钱的。

当然这是周泽楷同学的看法。

    


TBC

评论(13)
热度(81)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