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星际特工][奥克图拔将军X纳泽]你说那晚的星星很美我说是的(上)

本来是污污污的脑洞,但不知道为啥写了一半啥都没有嘻嘻。

不想说话,丧。



按照奥克图拔将军的意思,在所有事情结束后,皮条客还是应该被送上法庭的,不过看到指挥官被那两个家伙揍得那么惨,纳泽还是帮他处理了身体上的伤口.

这位前指挥官表情仍然十分不耐烦,纳泽让他抬起手臂好顺便给他给腋下的伤口扎好,这位指挥官的心情现在还没转好,爱答不理地机械动作着任凭纳泽动作.纳泽做事一向谨慎小心,细致地将每个伤口都裹好了,刚要起身,就看见生无可恋的指挥官闷头来了一句汉语:纳泽,你知道地球是哪儿吗?”

纳泽半天才调用芯片将这句话翻译成常用语言,他很久都没有听说过这种语言了,毕竟只有留到地球上的少部分人才会说汉语。至于这位指挥官为什么会这门语言,任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

那边奥克图拔将军已经在催“纳泽,我这边有需要。”纳泽本来心里有许多疑问,但看着指挥官被人抬走,就把那点疑问放在了心里。

然而奥克图拔将军其实只是让他帮忙煮了杯咖啡而已。其实这本是莎莉中士的活儿,因为她才是将军本人的私人秘书,至于纳泽,本来他作为随从只需要帮将军处理传达一些日常任务而言,但他本身在学校学习的是机器学习方面,这一个专业在千星之城的高层管理人员中虽然常见,但是像纳泽这样上学期间几乎年年拿第一的就比较少见了。因此纳泽平时也承担了许多额外的责任。

而且将军本人虽然对属下还算是亲和,但对于个人生活方面的要求却有点高,这一点纳泽还是从一些小事中观察而得出的结论。本人由于习惯关系,将军每天早上都必须喝一杯咖啡,按理说在各种本地植物酿成的饮料已经渗入了千星之城人们的生活中,但将军本人一直保持了对这种古老地球植物的爱好。有时候纳泽忙着帮秘书部处理程序故障之后,将军就会端着一波咖啡在他面前出现“纳泽,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咖啡有点酸?”

纳泽对这种古老的饮料并不感冒,但是他对将军的感受却极其在乎。于是赶紧放下手里的事情去帮将军泡一杯新的咖啡来,咖啡冒着热气,将军本人在桌子后面认真看着文件。

长久下来,莎莉中士也似乎明白了什么,就放心地把自己的生活秘书工作交给纳泽。而且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多,有时候纳泽觉得自己就像将军身后的小陀螺,转啊转的忙来忙去。

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莎莉时,莎莉歪头想了想“也许可能只是因为他特别喜欢你们地球人的气息。”

纳泽对她这种回答觉得莫名其妙,地球人身上的气息难道会有什么不同。说起来,莎莉和纳泽可以算作是老乡了,只不过这关系算起来有点远,几百年以前地球还是人们的主要生存场所时,他们的祖先曾经在同一个国家生活中。这么说起来,他们两人身上的气息并无区别。

不,莎莉很认真地告诉纳泽,你身上的味道,与我不同。而曾经的地球,虽然和千星之城生态系统存在着很大不同,但那里确实是存在着海洋、河流、村庄、人家。

纳泽想象不出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态环境,据说地球作为人类最原始的生活空间,目前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型的博物馆,甚至说是一个模型,虽然那里曾经是人类的家园,。宇宙空间存在着无数个特殊的星球,即使科学研究表明,地球的确更接近人类基因中的天性偏好,但是因为那里的科技远远无法跟千星之城相比,更何况,经过200百年之前的一场浩劫,现在的地球大概也比缪星好不了太多。

纳泽实在是无法理解前任指挥官为什么会提出这些奇怪的问题?他在晚上奥克图拔将军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有些迟疑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将军的眉毛竖起来,嘴唇抿得很紧,在这种时候纳泽总是有点害怕他,他马上后悔提出了这个问题。虽然说现在的宇宙讲究人人平等,但于公,将军是他的上级,于私,他自从十岁左右的时候就跟着将军长大,甚至连最开始因为年龄超过入学时间而急需恶补的知识都是将军亲自教导的。

再加上奥克图拔将军本身就是个异常严肃的人,因此纳泽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有点担心。澳奥克图拔将军此时就那么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盯着纳泽看了几秒钟,纳泽自己心里紧张到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将军闭着眼睛,肩膀塌了下来,这一天紧绷的时刻终于结束了。他并没有去直接回答纳泽的疑问,却在这时候指一下自己肩膀示意“来,纳泽,帮我捏捏肩膀。”

纳泽之前听说过远古的地球人有这种按摩手法,不过因为现在宇宙中的机器人几乎可以帮助人类做这种事情,而且将军虽然说自己不喜欢这种冰冷的人工智能,但有关健康的问题上却从来都是让机器人塔塔帮他做的,现在这样突然的要求,纳泽愣了几秒,就要去塔塔那里输入相关程序。

奥克图拔将军喊住了他“纳泽,不需要那么麻烦,就随便帮我揉一下就可以。”见纳泽还一脸不懂,他耐心解释“试试用你自己的本能,不要去想程序。”

纳泽点点头,手按上将军的肩膀,捏了起来,很奇怪,虽然他从来没在体内植入相关的程序,但好像是自带的某种天赋,他很容易就掌握了力道与位置,有时候下手有点重,将军本人还会发出细微的呻吟声,让纳泽有点不好意思,这种声音有点类似于鸭嘴兽贩卖的不良刊物的前奏。

大概因为一天的忙碌,将军很快就睡着了,纳泽于是召唤塔塔来帮助将军到睡到床上去,结果将军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让纳泽累得气喘吁吁。

千星之城的时间计算方法跟地球有所不同,但人类在地球上几十万年的进化早已经习惯了24小时制,因此在人类居住区的时间计算方法也照样是按照工作时间、休息时间、睡眠时间来计算,只不过现在的工作时间相比之前要短得多。

大多数的休息时间,许多人会选择与朋友一起到其他星球做点娱乐活动,反正不过是十多分钟的事情,这个时代虽然也会遇到宇宙飞车拥堵的情况,但比起地球上当然是少太多了。奥克图拔将军本人管理着千星之城的军务及小部分行政事务,因此纳泽也没有太多时间用于休息。指挥官昨天已经被移交到几十光年的星际法庭审判,他的K创虽然临时被切断了程序,但免不了会有余部遗留在这里,因此纳泽在第二天时间并没有能够多睡一会儿,等他到了工作舱,发现除了几个昨晚就在这里熬夜的程序管理员也没有了其他人。

这些人大概一夜不睡,纳泽叫醒他们并嘱托他们今天和明天不需要再来上班,几个人勾肩搭背向他表示感谢,纳泽顿时呼吸都紧张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种身体接触感到极为不舒服。

他输入密码,打开脖子上的芯片程序,打算植入一个健康管理小程序,免得遇到昨晚那种奥克图拔将军有需要而他却无法面对的情况。

三只鸭嘴兽就是在这个时候闯进来的,看着纳泽疼得眉头皱起来的样子,几个小家伙不太懂为什么人类会怕疼,有些好奇的打着招呼“早上好,你好啊。”

纳泽蹲下身来跟他们说话,天知道他为什么一直心里觉得这几个家伙特别亲切,这艘飞船上的许多人都觉得这几个家伙聒噪,而且是喜欢设局骗人的掮客,连奥克图拔将军也总是板着脸要求他离这些丑丑的家伙远一点。

但纳泽本人并不这么认为,他一直乐意跟他们交流,听着他们在那里一起算计别人看着就觉得好玩儿。反正鸭嘴兽们并不会算计纳泽,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喜欢纳泽,只是因为纳泽所有的财产都归将军管辖,因此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供算计。但纳泽也是唯一一个愿意跟他们聊天的,而且,看着他圆嘟嘟的脸蛋觉得心情莫名的好。“纳、纳、泽,你有听说过指挥官的消息吗?”

大概因为纳泽的名字发音只有两个音节,因此鸭嘴兽们自作主张就给他多加了一个音节,变成了纳纳泽,纳泽早习惯了他们的叫法,他从自己的抽屉了拿出了藏好的能量棒,这东西对于几次那韩国男要锻炼的纳泽来说有点热量过高,但却是鸭嘴兽们喜欢的食物,其中一个吭哧吭哧咬着能量棒“你不知道吗?”“他被抓走了。”“不光是被抓走了”“是被判战争罪。”“没错,是战争罪。”“因为谋害了缪星人。”“远远不止,还有之前的地球上战争。”“地球战争?那是什么?”

纳泽从他们的七嘴八舌中再一次捕捉到了地球这个信息,还没等他问下去,就听见奥克图拔将军的军靴声。纳泽赶紧站起来,冲他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然而奥克图拔将军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要求稍息,反而是利剑一样的眼神盯着纳泽绕了几圈。鸭嘴兽们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赶紧彼此推挤着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拿走掉在地上的能量棒。

纳泽觉得手都酸了,他能明显感觉到奥克图拔将军非常生气,在情绪感知上他总是比其他人要敏感一些,正因为如此才使得他变成奥克图拔将军的心腹,但这并不意味着将军会对他比别人宽容。相反,奥克图拔将军对纳泽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苛刻的程度。

在被目光凌迟了几分钟,纳泽才被允许活动了下自己的身体。他并不愚笨,感受到那个关键词在于“地球”两个字,最近他过于频繁地听到这个古老的星球。

奥克图拔将军正在翻着今天的备忘录,看着立在桌前站姿标准的纳泽,他看见纳露出的脖颈处优点发红,尤其是芯片处理器附近。他把备忘录扔在桌上,靠近纳泽旁边,对方的呼吸声敏感而细弱地喷在他脸上。奥克图拔将军抬手摸了摸那个位置,果然见纳泽露出无法忍受的表情,大概是因为太过疼痛,眼中一时溢出了点点泪光。

将军十分无奈“纳泽,其实你并不用做这种事情。”纳泽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今天触到将军的逆鳞了,而且是两次。在他跟着将军的十二年里,上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况还是在他十五岁的时候,高强度的训练量他让他痛得连坐都坐不下,当时忍不住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哭,结果被将军找到,扔在冰冷阴暗的囚禁室里,感受着各种血腥的战争场景,恐惧地呆了一整夜。

“纳泽,你一向自律又听话,不会去管不该管的事,对吗?”将军将身体前倾,有些威胁地问着纳泽。

纳泽第一次遇到这种无法回答的情况,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违逆自己的将军,但那种听到便觉得异常熟悉的语言系统,还有那个让人觉得十分陌生又熟悉的词“地球。”

在千星之城的语言系统里,地球这个单词只是用来形容一个人古板又保守,莎莉就经常喜欢用这个词调侃他。但是纳泽凭借自己的知觉,知道指挥官与鸭嘴兽里面这个词是完全不同的含义,他不知道,将军为什么要阻止自己要理解这件事情。

奥克图拔将军之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纳泽,眼神倔强又自信,尽管知道会被反对,但却无比坚信自己是正确的,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坚持。他弯了弯嘴角,那个皮条客在最后时候还妄想算计自己一把。只可惜,他一点都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纳泽。

奥克图拔将军对自己亲手养出的这朵小玫瑰可是了如指掌,将军指派纳泽去调取了人员管理程序,但是当纳泽知道将军要给自己放假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要被开除,按理说指挥官刚刚被迫卸任,将军将继任指挥官,应该有许多事情要忙才对。

纳泽提出自己的疑问时,将军有些怜爱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这么多年才放假一次,竟然是在担心自己的工作。奥克图拔将军示意他不必担心,这些事目前还不用着急,他找来塔塔来帮纳泽规划了一个为期三十天的旅行计划,在交给他过目时,他毫不意外划掉了几个艳名在外的太空俱乐部。

“纳泽,既然你想了解地球的事情,那么带着这个。”为了避免植入芯片的在此疼痛,奥克图拔将军扔个牛纳泽一个造型十分小巧的圆形黑色耳钉,这种装饰物现在在千星之城中比较少见,毕竟不太符合现在以立体为美的潮流,但纳泽却很喜欢。不如说,将军送给他的所有礼物都是十分喜欢的。

在告别奥克图拔将军的时候,纳泽还有点不舍。每次去别的星球都是跟着将军去执行任务,第一次出游,一切都是新奇的,但是要离开将军了,。纳泽忍不住去拥抱了一下他的将军。

纳泽离开后,塔塔的声音一改平时的可爱清脆,变得理智而性感“将军,我不明白,让他知道那些事情有什么好处,也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奥克图拔将军哼了声“他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忘恩负义的小家伙,等他回来,也就应该准备好了。”

塔塔不太同意他的看法,哼了一声,语调轻浮,将军顿时十分不满“塔塔,虽然我不介意人工智能拥有人类的感情,但是对我不行,我更不会允许你因为这个去伤害纳泽。”


评论(8)
热度(59)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