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凡受]屠神(下)

天罡看得有些呆,却被武曲星悄悄推了下,才意识到自己实在大逆不道,连忙低下头来。电转神思间,却又想起,那小狐狸的确同这模样有几分相似,只是脸庞太过圆润,轮廓又柔软,因此难以辨别。

况且,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想象神君会沦入妖修之道。
神君顿了半晌,走到武曲星身旁,问道“便是你,用了他的身体?”
武曲星声音都打了颤,回了句“是。”
只见神君手中幻化出一峰碧色神剑,剑尖抵着武曲星的面庞“如此,你便替他抵命如何?”
二仙偷偷互望了一眼,均是不敢说话。神君却仍在自言自语“凡人之命,你等想用便用,从不在乎。若是仙魂太重,凡人承受不住,你们便许诺他几世好运,以为自己便偿还够了。”
他将神剑掷入水流中,撞击出金玉之...

[凡受]屠神(中)

小狐狸吴亦凡觉得,它的主人王秦楚,最近似乎有些躲着他。

它跟着主人南征北战已经有六年时间。六年以来,王秦楚从一个青葱少年长成了如今沉稳可靠的模样,兵法武功在军中首屈一指,如今已经是官拜右将军了。虽则是右将军,但只因他年纪轻怕多生是非,大将军临江王遇事还请他拿主意。他这几年大小的仗打了无数只等年关一过,便破了水牢关,直逼天麓城。
近日无事,吴亦凡便四处与那些鸟雀狐兔之类送些吃食。勤王大军一路行进,王秦楚神机妙算,每每料敌于先机,众人私下里称他战神。却不知这些情报都是这小狐狸拿了自己的口粮与王秦楚投喂的零食换回来的。
许多个开了灵智的禽畜类勤谨修炼,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够飞升上仙,再不过这任人欺凌的生活...

[凡受]屠神(上)

Xjb写,如果与传统神话有什么冲突,那就是我胡说的,反正全文都在胡说。

更完瑞雪赵丰年后再也不想写古风了,感觉要折磨死我的输入法了。=


正和三年四月,这是人间的计数法子。依照天历,又不知道是几十万年第几个月的第几天。
那时候天宇澄清,天帝久听不到天宫再钟声响起。这天钟乃是东海之滨一尾神龙,在天劫之时,以龙血为祭为人间祈了场大雨,人间得救,这神龙枯骨化成了一座石钟,立在天地间。几万年来,若是天地间有不平之事,这钟声便会响起一声龙吟,好叫天界众人知道。
龙虽属神兽,但毕竟与时间百兽相近。因此那些千辛万苦修成了仙体的禽兽一类,在这天界受了委屈,也愿意蹭着这口钟诉说自己的委屈与不甘。久...

[凡受]吉日良辰当欢笑

大背景是民国初年,但是等同于架空。有几出戏的时间线不对,而且也不算一个流派,理论上是没法同一个人唱的,但我都喜欢嘛所以就这样啦。才听戏不久,理解不深,瞎搞很多。对京剧没有不敬的意思,当做架空就好啦。

 !!!!链接更新在评论里了,这次再吞我就气死了。

这城里的人素来有听戏的传统,这几年战乱不断,就是靠着几出戏才少了些愁绪。打过山海关便打过山海关,过了黄河便过了黄河,只要这城里的戏不断,人们仍然做一点过太平日子的美梦。

这城里的戏班子本来是京城流落的,班主当年也曾是初露头角的角儿,一双水袖好比彩云翻飞,声音哀而不怨,都说是梨园新风。可惜他脾气太盛得罪了人,就裹了盘缠安顿在这城里。...

[凡受]瑞雪兆丰年 10

BOSS出现
 
这一纸诏令布下,满朝中议论不少。若是聪明的,早在那日郑渠被遣时早有人便嗅出一丝不寻常气息。但如今风雨将至,许多人才意识到这条旧船早漏了水。
王秦楚先是以体恤为由送几位老臣回家颐养天年,接着又将五姓之中几个重要位置的年轻人都撤了下来。
这几年朝中官职任命与五姓拖不了干系,许多有能力的信臣为了仕途顺遂也多有依附,如今忽然变了天,且都等着看上面如何动作。
谁知道王秦楚反而嘉奖了其中几个依附的廉吏能臣。
原本只是为了一桩旧案,如今倒是要五姓之人伤筋动骨。实则王秦楚早有了这想法。只是这几年边境不宁,朝中多有掣肘。如今有人主动挑衅,倒是遂了他的愿。
待到五姓中有名的几个人被清除出六部之后,朝...

[凡受]瑞雪兆丰年 9

我终于想起还有于良这么个人,叫他上线一下。

本来10就完结了,看来还要啰嗦好久嘞。

BUG很多很多很多,请大家就当看不见,来聊天鸭!

眼看着秋风肃杀,北邙城中里的店家纷纷都备好过冬之物,一个个店门上捂上了厚厚的帘子。

有年老的熟客叹气道,只怕今年冬天难熬一些,瞧着霜花落下,怕是个几十年不遇的寒冬了。连打更的人都不愿意出门,街上的乞儿也都少了些,脚边摆着粥碗,有气无力地唱着哥儿,什么“天将暮,人将离”之类的。

这乃是流传下来的大寒之年的一支歌,早些年便少有人唱了,不知怎么便又流传了开来。但京兆尹派下来的官家军士是不会管这些,他们骂骂咧咧,将那些唱着歌的小孩子赶出了城外,天气寒冷,只听得...

[凡受]瑞雪兆丰年8

我只是想写谈恋爱无极把鱼

以后再也不一更5000了,我傻的。


皇后然如此说,但周云卿只当他最近身体大病初愈,生出许多糊涂言语来。她从前在家中日日盼傅宛回来,也早知道军营中有这么一位小公子,生得标致又聪明,偶尔她给傅宛送些过冬衣物总也会遇到他,那时候他不过是稚龄孩童,手里拿着的长枪比人还要高,却是一脸正经模样,但若是见过王秦楚,那必然是不可能的。早在吴亦凡认识傅宛之前,王秦楚便北调去了边疆,何来见过的道理。

如今看他长了这些年,但人有些傻呆呆的,反倒不如小时候,不由得想念起傅宛来。如今她所做的事情,也不知道皇帝知道了会怎样?只是如今再怎么样,也不会波及吴亦凡...

【凡受】瑞雪兆丰年 7

在写崩的边缘试探。不管怎样就剩两三更了,早死早超生。
自暴自弃.jpg
皇帝令燕映彻查此事,燕映领旨后自然不敢耽误,只是眼下不过城中流言而已,想要真查到些什么也非易事。
燕映忙得焦头烂额,却有下属来报,说是周贵妃遇刺之事有了眉目。
也是巧合,乃是燕映手下一名小吏前往城郊搭理营房走水事宜,却见河边正有一群人围成一圈,他命人分开人群,只见一名青衣剑客正躺在其中,被斩断了一只手臂,受伤过重而死。
小吏命人带回查验,却有人指证,此人正是当日行刺贵妃之人。
贵妃听说,便叫了阿凌前去指认,阿凌当日也看得不甚清楚,但看身形,却是像的。何况他那把剑,玄铁黑色,委实令人印象深刻。
燕映派人全城探访,便有人认出此人年前便在北城...

【凡受】瑞雪兆丰年6

不知道又加了些乱七八糟的设定,没有看前文,后面能原我尽量原,原不了就放弃治疗惹。

此时虽然尚未入夏,但今年暑气来得早些,况且皇后极怕冷又极怕热,自上次皇帝处置过内务府的梁大人之后,皇后这边的供应便来得勤快了。此时要紧处早放上了冰盆,王秦楚不留神便踩了上去,那物件甚是坚硬,磕得他钻心疼,脸上颜色立时不好看起来。
宫人知他今日心里不爽利,个个胆战心惊大气也不敢出。王秦楚看他们一个个低着头,心里愈加烦躁,便将众人挥退,一人静坐在阁楼中,此处是皇后宫中,陈设些东西来出气竟是找不到。他不想着反思自身,倒觉得是皇后之过了。痴傻呆笨,明明知道自己当时火气旺盛,竟都不知道避开。宫人们也是,为何看见自己发疯竟不...

[凡受]金玉满堂

三观不正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陆然是在早上六点的时候打来的电话,他在听筒里的声音带着信号不好的沙哑,也有风声隔着听筒传过来,叫吴亦凡总觉得对面是什么百慕大三角区的鬼声。

他对陆然的生活总是充满了各种奇怪的想象,做演员天生对世间万物有些过分的幻想。况且陆然这个孩子从来不愿意跟他说自己任何事情。

只说自己要买一部新手机,吴亦凡也不会问不是三个月前才买了吗?他只会脑补他家然然是不是又被什么人欺负了手机被弄坏了,但是又不愿意跟他说出来。他脑子里转了好几次也不敢这么问陆然,最后絮絮叨叨说然然要记着好好吃饭啊别天天打游戏,看书时间少一点,对眼睛不好,不要跟老师犟,会影响学分。...

1 / 13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