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像空气一样存在。

[凡受]金玉满堂

三观不正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陆然是在早上六点的时候打来的电话,他在听筒里的声音带着信号不好的沙哑,也有风声隔着听筒传过来,叫吴亦凡总觉得对面是什么百慕大三角区的鬼声。

他对陆然的生活总是充满了各种奇怪的想象,做演员天生对世间万物有些过分的幻想。况且陆然这个孩子从来不愿意跟他说自己任何事情。

只说自己要买一部新手机,吴亦凡也不会问不是三个月前才买了吗?他只会脑补他家然然是不是又被什么人欺负了手机被弄坏了,但是又不愿意跟他说出来。他脑子里转了好几次也不敢这么问陆然,最后絮絮叨叨说然然要记着好好吃饭啊别天天打游戏,看书时间少一点,对眼睛不好,不要跟老师犟,会影响学分。...

【扶摇】【宗越X云痕】千山鸟飞绝

电视剧快进看小说没看过,大多数情节全是私设,跟电视剧和小说都无关好爱我们云痕小甜甜哦。
骨科大法好!年上大法好!!

宗越没有告诉过云痕,他此生最为恐惧的时刻并非是在成了山的死人堆里啃食别人的尸体。
那些时刻,想起来觉得可怖,然而听着哭声,心里想着却是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要报仇。
所以,是在尸山血海里挣扎也好,未遇到长孙无极前在酒肆客栈里做杂役也好,他每一次被人欺负,遭受屈辱,心里的恨便被多一分,记忆里亲人的哭声也就愈加清晰,想着要手刃齐震的心思也就更强一分。
那些时候他很少想起云痕,毕竟仇恨聚起的勇气如同一只涨满了的鼓,只怕一想到那人就如同针扎了一般,瞬间没了形状。
他只在某一时刻想起过自己的弟弟,那...

【凡受】脑洞年抛机2

蛋糕店学徒Play,新输入法希望打字不要那么痛苦了啦。

今天蛋糕店人不多,只有那个小学徒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擦拭着桌子,王琴楚怀疑这个蛋糕店老板根本没有好好经营的意思,三天两头不见人,这附近本来住的人就少,人们宁愿去临近的大城市去买好吃的。
这里的蛋糕店,对面是生锈的废工厂,混合着蓝色锈迹的绿色厂房总让人想起上个世纪90年代才有的规制来。这个地方是被B市人遗忘的旧故事。而整个B市,也是被别人遗忘的小城市。因为隔壁C市已经是国际大都市,甚至小亦凡骑着他的小电驴跑不到五十公里就能到隔壁的大城市,有漂亮的花裙子,有露着大腿的女孩子,有漂亮的蛋糕店。
连常来店里敲诈的小混混都不住这里,他们跟小亦凡混熟了,拿...

【脑洞年抛机】1

那个瑞雪兆丰年肯定是要更的,但是因为一次要更五千字工程量太大所以就先放个脑洞。最近好想写文呀可惜一直忙,然后反思了一下,觉得我的大多数文都特别极其非常OOC,希望大家不要和现实产生任何联系才好,不代表真实人物性格,也不代表我对真实人物性格的认知。

还有就是,一般这种说了是脑洞文的意思就是,是个脑洞,百分九十七的可能性不会有下文的。这篇就是想堆萌点哎嘿嘿


吴亦凡打人的时候总是干脆利落,当年王秦楚拦着他不许他学这些东西。可王秦楚的老子不是东西,他看中了这幼崽小豹子一样的眼神,吩咐人带下去好生训练着。

两周之后王大少爷回来就跟他爹干上了“我的人,你凭什么教他”。...

[庄羽中心]阴影

私设居多的一篇文,有顺懂,但是因为不是主线就不打tag啦。

今天基地里天气阴沉沉的,杨锐心情也不怎么好,一整天都绷着脸,直到下午六点半左右的时候才说了解散,队伍散开走着,连队伍里新来的两个兵也显得莫名其妙。

杨锐今天给顾顺李懂出了个新难题,他们隐藏狙击的地方并不是在基地的后山上。杨锐说,那种地方你们去了那么久,每次大家都找不到,也没什么新意了,不如这次换个大家熟悉的地方。

顾顺看了看徐宏,副队并没有阻止队长异想天开的意思。只能听从命令,跑去高云在基地的办公室后面猫着,堪比虎口拔毛。要知道被高云发现不过是加训五公里而已,但是被赵海光发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五千字的检讨只是开头,至少是一个小...

【原创攻】与日同辉

被红海熏陶的一个设定,二逼兮兮的,先换换口味再填瑞雪。

王秦楚难得在座位上装一回好学生,还没等他准备好姿势,就被门口喊“老王,你弟弟来找你了!”

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岁数不大却总爱装老成,最偏爱伦理梗,恨不得每个人都穿着白T恤上书“我是你爸爸”。王秦楚因为这个姓占过不少莫名其妙的便宜,是人人都爱的隔壁老王,不光是因为他花钱大手大脚性格豪爽,还因为在谁面前都一脸社会上的哥的欠揍模样。

但是吴亦凡是个例外,他从高二一班的旧楼走到高三十六班的新楼上,路过的风都残留着柠檬的清新味,天蓝色的校服T恤穿在他身上,映衬着后背的骨头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他不爱说话,校园里却满满是他的传说,个子高...

【凡受】瑞雪兆丰年 5

以后可能都走石墨了吧?并不知道敏感词在哪

链接见评论( •̥́ ㉨ •̀ू )

【凡受】瑞雪兆丰年 3

仍然还是个为了写肉的文吧【并没有什么底气】
为什么我废话这么多!

第二日王秦楚醒得很早,说来也怪,他昨晚不过睡了两三个时辰,醒来时却并不觉得困倦,用了点点心,便批。
于良沏了茶来,这茶叶细小,清香中却别有一点熨帖味道,皇帝赞了句,于良看他心情好,便笑呵呵回复道“是皇后与周贵妃亲手烹制的。”
皇帝抿了一口茶,问道“皇后还未醒?”于良回话“说是刚醒。”皇帝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正月初一早上有个说法,说是早起便能交一年好运,因此宫里的人无论如何也要将皇后拖起来,只盼着这一年能少被皇帝欺侮些,坠儿哄他说“再不起来皇帝便要来了。”
果然皇后不再装睡,睁了眼睛,洗漱几乎是坠儿帮他代劳,小句在一旁腹诽,这也太惯着了...

【凡受】瑞雪兆丰年2

虽然有宗人府,但不要代入清朝,发型真的丑!
我内心太丑陋了,唾弃自己!
我只是想快点完结啊,为什么这么长!感觉还有的拖。
北京居然冬天不下雪,气!

这一早上于良大总管战战兢兢,他觉出了陛下难得的低气压。皇帝平日里没多少笑容,但宫人犯了什么小错他也能睁只眼闭只眼,可今日于总管免不了要告诫侍候的几个小太监,叫他们多少警醒些。
阿绫进来时难得见到满宫都肃然静立,心中一凛,他小步踱到总管面前,说明一遍来意,是为了宫中家宴之事。
往常习惯,家宴自然都安排在皇帝寝宫中,不过王秦楚觉得烦,往年由周贵妃在自己宫中主持,想来今年也是一样。
谁知道于大总管进去秉明之后,皇帝却下令:今年家宴由皇后主持。阿凌愣了一愣,刚要回禀...

1 / 12

© 小蛮没有腰 | Powered by LOFTER